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随心琐记>>怀念“炮仗面”
« 刘心武小说《班主任》 一天一点点·雨中情 »

怀念“炮仗面”

随心琐记

     又是一年的开关,又是这个即将到来的旧历的年关。积淀了很多的东西,不能自已,把这个陈年的旧事再贴出来。算是纪念这个我没有留下什么的2009年的元旦吧。新年加油!

    【等候二月十四·怀念“炮仗面”】

     还要说“这个夏天已悄然离去”的时候,我已经即将要走过了这个冬季。就在这个已经过去了的元旦,就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又一个年旧历的年关…
   
    夏初的时候,我开始非常热烈地喜欢上了“炮仗面”,来自东门口一个叫夏都牛肉拉面的地方,一个很小却让我莫名而固执地喜欢的小面馆。

    初次走进这个面馆,我被它的名字吸引。一块长长的招牌,一行整齐的汉字“夏都牛肉拉面”。名叫“夏都”,我猜想一定是来自宁夏的清真吧。不出意料的,店主是个回族的男子,三十来岁,面目俊朗。小店很简单,但生意却非常的好。
    我是个北方的人,吃面食是在意口味的。这里没有我们很习惯的面条,吃拉面也算是找到一点感觉,但是无论怎么都毕竟不是我们所习惯的东西。在北方我的家乡,我们习惯了一个做面条的方法。先把要放的材料(哪怕只是青菜)炒好了,盛出后在锅里加水,水开了之后放进去面条,面条煮熟的时候,就把炒好的菜放进去一起煮,片刻就好。这样煮出的面条,有浓的汤,味道也很浓厚。在这边做牛肉拉面一般是这样的,面条在清水里煮熟了,捞出后放在吃面的器皿里面,把事先做好的汤浇水面里,在在面上放牛肉,喜欢的话就加点香菜。也许步骤相差得并不多,但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没有家乡面条的浓浓的感觉,没有了那种感觉的厚重和亲切。
    我渐渐也接受着牛肉拉面带给我的聊以慰藉的满足。
    夏都的牛肉拉面和一般拉面基本没区别,回族男子店主,把一团面拉得又细又匀,长长的像一绺丝线。拉好的面条随即被投入煮面的桶锅里面,面熟后捞出,浇热的汤,放上肉片和香菜。一大碗端上来,清的是汤,绿的是香菜的叶子。我很喜欢的是在面上整齐排列的牛肉。肉片切得很薄,颜色也不是熟悉的暗红。那是略带着红色的白色,清爽的感觉,和清的汤一样的友好。夹一片入口,肉质很嫩的,没有所谓的牛肉那种咬不烂的结实,感觉好极了。
    不过,毕竟还是牛肉拉面,它要给人的感觉是清爽和劲道,很好的是,它做到了,我便没有理由不对它表示满意,尽管我还是青睐家乡面条的浓厚。
   
    我一直都在注意“夏都”面馆里那贴在墙上的菜单。主要是面,拉面、炒面、烩面,还有炒饭和炒菜等等,但来店里客人多是吃面的。除了面,其它的吃的我也从无问津的。我会在等着拉面上来的时候,研究菜单上名称和价格的关系。
    “炮仗面”!是什么样的呢,我第一感觉是比拉面粗的而且厚实的面条。
    我终于有勇气叫了一份炮仗面。我以为这个名称很奇怪,说出来也怪怪的,而店主依然微笑着回应着我“好的!一份炮仗!”
    我开始很奇怪店主会这么大的声音用他的方言喊出“一份炮仗”,后来就知道了,做炮仗面要两人的协作,而另一个人便是店主的妻子。她在拉着一道帘子的另一个屋里。
    我注意着这个“炮仗”的制作过程。回族男子把一团面拉开,没有做牛肉拉面拉得那么细,那么长,但是很厚实。投入桶锅里煮熟,和拉面不同,面条捞出后在清水里过遍,放入吃面的容器。然后屋里的女人出来取走了煮熟的,过了水的面条。我看得见,合乎我的预想,煮熟的面条果然是粗而厚实的。我很激动地想象着一会儿将会做成什么样儿的面条,但无论怎样,我想都会和拉面清汤有所区别的。我听见了,在男子做面的同时,屋里是在炒菜的声音,我有一种很快乐的感觉,我觉得这一次无论怎样会和我想要的味道无比接近了!
    一会儿的时间,炮仗面终于摆在了我的面前。没错,很厚实的面条,比刚过水的面条短,是被最后被斩断的吧。很满的一碗面,炮仗面。面上没有点缀,但那是被精心的烹调的菜和面条的杂合。面条堆在很深的碗里,和炒的菜在一起,有青椒,有被切成丝的笋瓜和牛肉,这些东西都泡在浓浓的汤里面,是我想象中的感觉。吃了一口,味道很浓,不烫。
    后来我想,那过面的清水一定是凉水。初夏时节,空气里已经透出夏季炎热的气息了,热火朝天的吃面也只适合在寒冷的冬季。一碗炮仗面,不烫的感觉,让吃的时候感觉很过瘾。是的,我会吃完了面把汤汁也全部喝下去。找到一种感觉,还有什么比这更满足的呢。
    于是我终于喜欢上了这个叫“夏都”的小面馆。
    来的时候店主一声热情的招呼“请坐吧”!走的时候,身后又一声“再见哦”,可以想象的是店主友好的微笑。
   
    这个夏天很平常,这个我大学的第三个夏天。
    经常走进这个小店,叫着同样的一种东西吃,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可能是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是害怕人知道我狂热地喜欢上了“炮仗面”。
    于是,有时候也会吃点其它的面食。夏季炎炎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会先择吃份凉面,还是在夏都。
    凉面做法是这样的,依然是店主把面拉得细长,投入桶锅里煮熟。这下可以确信是在凉水里浸上一段时间,再捞出。屋里的女人,把切成丝的黄瓜和切成片的西红柿排列在盘子里的面上,可以想象应该是浇上些汤料,排列上薄而整齐的牛肉片。可以吃了,凉凉的。这真是的夏季炎热里的清凉,躁闷中的清爽。
    三块钱一份的凉面,也伴我度过了很多个炎热的夏季的中午。但我有时还是会要上一份喜欢不已的“炮仗”,一份总是一成不变的浓浓的味道。四块钱一份的炮仗面带给我不会一直不会厌腻的味道。
    习惯了一种味道真好,想吃的时候就能吃到。有一种喜爱真好,享受着一份满足真好…
    又一天去吃饭的时候,我看见小店的门口挂起了“转让”的牌子。有些意外,但是炮仗面还没有达到让我离不开的地步,和店主说“看来以后就吃不到了呀,呵”。依然是微笑着,店主说,还不一定呢,哪知道能不能转得出去呀。就当没有事情一样,“夏都”还是那个能随时带给我满足的地方。
  
    有时候忽然觉得,好久都没去吃过炮仗面了,于是就去吃一顿。
    夏都总能带给我满足。
   
    过完了整个暑假,又开始了新的一学期。这是我大学的第三个暑假,即将开始的是我大学的第四个年头。
    我是个挺低调的人,大学几年时间过去,波澜不惊。有时候我会想想自己的过去,也会想想以后。我知道很多的时间就在平淡中度过,很多的时光就在碌碌无为中流走。向往未来,向往美好。这些到了最后的时候反而淡了许多,应该考虑现实一些的东西,工作,以后,未来……
    这个秋天开始的时候,秋意的凉爽带来了我的坦然,也带来了我的爱情。
    来得真的很快很自然,当然,很过瘾。就像是在夏都第一次吃的拉面,有点不以为然,但结果确实还很满意。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一阵风,就像是吃夏都的凉面,可以很很畅快地吃完它,但可能是吃点紧了点儿,有点撑的感觉。但是,暂时的感觉过去以后才发现并没有吃得很饱。
    最像我深爱着的炮仗面,找到了渴望已久的感觉,却又让我经常想念。不同的是,炮仗面每天都可以吃,如果愿意的话。而爱情则不然,我的爱情会留给我一个味道,让我每每想起渴望不已。可以天天想着,但并不是可以天天伴随着我。
   
    这咱感觉对我来说,是迟来夏天,也是提前到来的冬季。我的爱情开放了,像炫烂的夏花,像这个夏天我发现了渴望了已久的味道。像这个炎炎夏日伴随我的夏都的凉面,只一个炎热的夏天,夏天过去冬天来了,凉面也会退出桌面,尽管有时我还想尝试这种感觉。
    我真的感觉,久都没有去吃过炮仗面了,大四的时候事太多,想法也太多,可能好一段时间我都没再想起它。我真的又想它了,于是我还是想要去吃。
    忽然感觉有些乱了,为什么,我不清楚。我低调地度过了这么些的时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慨,我的时间过得太快了。以后要做什么是很清楚的,可是在以后之前似乎还要做点什么,我一片空白。我思索着,我感慨着,然而我又一直沉默着,属于我的时间也许已经到了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着急了。
   
    我又来到了熟悉店面的门口,但,让我很失望的是,物是人非,夏都已经不在了!我想起了那天小店门口挂起的“转让”的牌子。
    我很低落地离开了,转向了另一个地方想找点其它的东西吃。
    真的太突然,也不打声招呼,就这么走了。也许,要跟我深爱着的“炮仗面”说拜拜了。
    以后经常想着去吃炮仗面,可是每每想到无不失望不已,因为夏都已经不在了。那个俊朗的面目的回族男子,那个贤惠温和的店主的妻子,更主要的是,我喜欢的炮仗面也随之消失了,那个浓浓的味道的炮仗面不见了,那个能给我满足的炮仗面消失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吃到的炮仗面,现在我的身边不复存在了。但是,除了惋惜,除了想念我又能怎样呢?
    突然才发现,我在不经意间已经错过了很多的东西。很多的东西已经在身边不可挽回地流走了,就像“夏都面馆”,就像我深爱着的炮仗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来不及说声再见,也没有机会看看它最后的样子,没有机会再好好的品味一下那浓浓的味道。
    我想我的爱情到来大概和这有点相似吧,一下子就来了,像盛夏的花朵,热情似火,挡不住怒放的气势。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和过去说再见,也没有准备好经营这突如其来的我的爱情。
    我想,我应该好好用心吧,不要等到突然发现要离去的时候再去挽留,说不定没有机会。也许会在失去后才会发现呢,我不敢想象了。
    这个冬季开始的时候,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实习的工作,没有挑剔什么,我很愿意地去做了。因为我知道,属于我的时间正在慢慢到来,可能是刚刚开了个头,开始的情况无论是怎样的都要去经历的。不经历过,就永远不会知道是什么样的味道,经历过,至少尝试过一遍才会明白是不是自己期待很久的那种味道。
    工作不重,有时候下班略略会迟一点儿。不过我习惯了站在公交车里,看着路旁的霓虹,让一路的流光溢彩淌过我的脸面和眼睛。
    今天我又回来的晚了些。背着单肩的背包,又手放进口袋,我昂起了头走路。身旁的行人纷纷经过。这里是学校的门外,进出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们。感觉自己已经不些不一样,毕竟,我尝试了一种新的生活状态了。
    晚饭还没吃。我想起以前吃炮仗面的感觉,想要再吃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好在,对炮仗面的感觉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我习惯了想着它的味道,吃着其它的东西。一份盖浇饭,四块钱,也是吃得香喷喷的。吃完了,满足了饥饿肚肠,感觉也由衷的满意。这是种不一样的味道,和炮仗面相比。炮仗面已然是不能吃到了,但没有了炮仗面的日子我吃得一样的香,一样的好。真的,也很香。如果有机会再吃的话,我还是想吃的。现在看来,炮仗面让记忆回味,在记忆里怀念它,也是很美的事。
 

 




音乐吧 相册 搜搜猎奇 站长日记 万年历 评论本文 给我留言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 转载自:猎奇博客 http://www.rqiqi.co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qiqi.com/post/226.html(点击复制)

« 刘心武小说《班主任》 一天一点点·雨中情 »
  • quote 1.呵呵
  • 希望多些随心锁记
    呵呵 于 2009-1-5 12:54:04 回复
    好的
    站长 于 2009-1-5 13:11:08 回复
    嗯,谢谢光临
  • 2009/1/5 13:11:08 回复该留言

网友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