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秘密情节  分页:«12»

[置顶] 学会这400句英语,你的口语就过关了

滕刚微型小说之异乡人系列:早锻

小小说  异乡人醒来时天还没有亮,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决定上街去锻炼。  异乡人向西走了一公里,没有发现早锻的人群。他问路边一个扫地的女子:“请问小姐,你们这里的人在哪里早锻?”  女子挥手向南说:“向南走,过两个红绿灯就到。”  异乡人向南走,过了两个红绿灯,没有发现早锻的人,他打算继续向南走,发现路东那条小街上亮着十几个灯箱,仔细一看,是发廊,再仔细看,发廊的门都开着,异乡人从没见过发廊在凌晨营业,觉得又奇怪又新鲜,正准备过去看个究竟,一个老头拄着拐杖...

滕刚微型小说《缘分》

小小说  赵玄真正懂得什么叫缘分是在大四那年秋天。那天下午,来自美国的欧文教授到学校礼堂发表演讲。赵玄是欧文的忠实追随者,所以尽管那天下午有课,他还是和在外语系读书的女友魏欣挤进了礼堂。  欧文教授题为“人类婚姻走向”的演讲博得全场一阵又一阵掌声。最后一个提问的是赵玄的老乡马超。马超说:“请问欧文教授,我选择什么样的女性结婚,才能拥有幸福的婚姻?”马超的提问立刻引起全场哄笑,这个问题问得太天真了。  欧文教授一本正经地说:“很简单,当你和你喜...

滕刚微型小说《预言》

小小说  1856年7月18日,杰罗姆在阿尔卑斯山北部城市克尔萨斯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呱呱落地。接生婆在暖房为杰罗姆洗了澡,把他抱到客厅的摇篮里。在众人虔诚的目光中,犯罪学家图沃里手执放大镜,仔细研究婴儿身体的每个部位,最后若有所思地说:“是个强奸犯。”  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啊”了一声。  婴儿的父亲小声问:“为什么是强奸犯呢?”  图沃里用放大镜指着杰罗姆说:“你们看,他的枕骨中部有个凹陷处,它的位置和原始人类、低等动...

滕刚微型小说《仪式》

小小说  天没亮,父亲就从乡下打来电话,告诉我母亲死了。父亲问我能不能今天就结婚。我说大概不行,我跟向梅谈了还不到半年,还没有正式谈过结婚的事,何况在这个时候,时间又这么急。父亲说,这是你妈的遗嘱,你也应该尽一回孝心了。你妈也是为你着想。你不趁这时候结婚,你三年之后才可以结婚。三年之后你多大了?你跟人家说一下,请她帮个忙,很简单,只做个仪式。我答应父亲去做向梅的工作,成与不成都回个电话。  我到向梅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听我说明来意,向梅哭了。后来向梅的母亲也哭了。向梅的父亲穿着囚服一样的睡衣双手反剪...

滕刚微型小说《一个边防兵的秘密情节》

小小说  翻过两座雪山,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斯蒂文和上尉分手后,没有潜入敌人的山庄,而是向迪里尔山谷滑去。只要赶在天亮前,和上尉在分手的地方会合,向上尉汇报他早己熟悉的敌情,上尉绝不会怀疑他的。万一有人怀疑他,上尉将成为他的证人。  月光照耀着白雪皑皑的迪里尔山谷,边防兵斯蒂文划着雪橇行走在迪里尔山谷的盘山公路上。从迪里尔山谷划雪橇到斯蒂文的故乡要走两个小时的路。两个小时后,斯蒂文将在故乡杀掉他的母亲,然后连夜赶回迪里尔山谷和上尉会合。不会有人怀疑斯蒂文杀了自己的母亲。这个谋杀计划斯蒂文已经策划了很长...

滕刚微型小说《虚拟现实》

小小说  1457年7月18日晚,卡文在昆德拉夜总会邀请一个他已经盯了两个小时的女人跳舞,遭到那女人的拒绝。随后一个叫做比昂松的男人邀请那女人跳舞,那女人十分夸张地扑进比昂松的怀抱。事情如果到此为止也就算了。比昂松搂着那女人围着舞池翩翩起舞时,居然连续三次在卡文面前摆出谢幕的姿势,引起全场哄笑。就凭这一点,卡文决定把比昂松干掉。  卡文跟踪比昂松半年,没有下手。不是没有机会。世界上没有比杀人更容易的事了。卡文觉得为比昂松这样的人掉脑袋不值得,他要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卡文害怕出现两种局面:卡文把比昂松杀...

滕刚微型小说《性别》

小小说  1998年某个夏日的中午,张三在他潮湿的寓所里接到婚姻介绍所赵阿姨打来的电话,要他立刻赶到婚介所与女方会晤。张三洗了脸,搽了香,兴冲冲地登上门口的无轨电车。  张三上周二到婚介所登记的时候,婚介所的阿姨们受宠若惊。张三是婚介所开业十年来最漂亮的男性客户,她们担心张三在现有的女性客户档案中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但是仅仅几分钟,张三就在档案室认定那个叫王梅的女子。张三指着王梅的全身照连喊:“绝色佳人,绝色佳人。”看了王梅的个人履历表,张三又说:“门当户对,志同道合...

滕刚《新型微型小说》

小小说   这篇微型小说的结尾是:农历正月十六凌晨,庄五发现孙女小红死在后院的茅坑。我之所以一开始就把这篇小说的结尾告诉你,是想告诉你这篇微型小说不同于你以往读过的微型小说。是新微型小说。它一开始就把结尾告诉你,说明它没有出人意料的结尾。因此你在下面的阅读中不要有那种准备和期待。当然你也休想获得一看开头就猜到结尾从而对作者嗤之以鼻的满足。马陀其实只是个过路的盐商。在即将走出沙漠的那天傍晚,马陀遭遇一伙沙漠劫匪的殴打和抢劫。一个好心的和尚用袈裟裹住马陀赤裸的身子,丢下几块铜元便匆匆离去。手拿指...

滕刚微型小说《往事一页》

小小说   在本书的最后一页,作者要我写几句话。正像读者们所期待的(我知道作者本人也有这样的意思),我想说说我为什么会嫁给余子页。这是多年来人们一直问我的问题,也是媒体炒作的焦点。既然本书是对我艺术人生的一次总结,陈述这段往事,也许有助于读者更加完整地了解我的艺术人生。我的一切与我的童年有关。我五岁的时候,父母就开始教我学越剧了。父亲和母亲都是当时的越剧名角。他们在一个剧团,演同一出戏——红楼梦。父亲演贾宝玉,母亲演林黛玉。父亲的拿手曲目是《哭林》,母亲的保留曲目是《...

滕刚微型小说《七月流火》

小小说   7月中旬,张三头又疼了。以往他只要到洗头房洗个头做个头部按摩,头就不疼了。这回他不能去洗头房了,他的母亲刚刚去世,他这个时候去洗头房,别人看见了会误解的。但是不去洗头房洗头,头疼又好不了,他没有其它办法,只好来到五十公里外的酆城。张三刚走出酆城车站,一个穿黄色背心的车夫推着三轮车迎上来说:“老板,送一送?”张三跨上车,坐下,说:“给我找家洗头房。”车夫瞄了一眼张三的左臂,说:“我们这里到处是洗头房,不知老板要什么样的洗头...

滕刚微型小说《梅莎语录》

小小说   1971年4月6日梅莎同画家马厩结婚,当晚她在写给女友欧阳静的信中说:“我太幸福了,我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爱情!”1974年7月6日梅莎同医生吴子介从哈尔滨度蜜月回来后,对欧阳静说:“我相信,我这一次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爱情!”1980年8月6日梅莎同歌星刁德一在希都饭店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梅莎把欧阳静送到门口时握着欧阳静的手说:“我坚信,我这一次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爱情!”1985年1月6日梅莎同歌星刁德一复婚,中午她打...
分页:«12»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