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2015 July  分页:«12»

[置顶] 学会这400句英语,你的口语就过关了

滕刚微型小说《克尔萨斯大学的掌声》

小小说民俗学家勒雷布尔终于经不住克尔萨斯大学掌声的诱惑,携带妻子和女儿从遥远的北方来到南方名镇克尔萨斯。克尔萨斯大学坐落在克尔萨斯镇西部的一座海岛上。这所州立大学虽然创建不到100年,因为荟萃了天下第一流的学者和学生,而成为S国最有声望的大学。对一个学者来说,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不是发现了什么真理、获了什么奖或者赢得了什么头衔桂冠,而是他能否站上克尔萨斯大学的讲坛,并且赢得那里学生的掌声。但是去过克尔萨斯大学的人都知道,要赢得那里学生的掌声谈何容易。实际上克尔萨斯大学的学生对你讲的学问之类的东西根本不...

滕刚微型小说《砸玻璃游戏》

小小说砸玻璃游戏和克尔萨斯所有顽皮的小孩一样,杰克小时候喜欢用石子砸邻居家的玻璃窗户。在那些月光皎洁或者月黑风高的夜晚,杰克和他的小伙伴们手攥石子,埋伏在选定的目标附近,确信周围没有人时,他们就会像英勇的战士一样,挺身将石子向透着灯光的玻璃窗户砸去,然后在玻璃的破碎声和邻居的叫骂中溜进河坎或者小巷。偶尔因为跑得太慢或者躲得不是地方,杰克也会被邻居抓住,但是要不了多久,他又会故伎重演。他迷恋这种游戏,喜欢听玻璃被砸碎后发出的清脆悦耳的声音,喜欢听邻居无可奈何的叫骂声。但是杰克很快便丧失了玩这种游戏的权利...

滕刚微型小说《砂袋》

小小说米勒在迪里尔集市找了半天,终于看见那个吉卜赛女人和挂在墙上的砂袋。米勒说:“听说你卖的这种砂袋,能长久保温?”吉卜赛女人说:“你把开水灌进去,放进被窝,能保温24小时。”米勒说:“这可是神袋了,我买。”吉卜赛女人问:“要几个?”米勒用手量了一下砂袋,又用手把自己从头到脚量了一遍,说:“26个。”吉卜赛女人惊讶道:“你买这么多干什么?”米勒说:&ldquo...

滕刚微型小说《七月四日》

小小说向梅坐在厢房的窗前。厢房的窗户朝北。从窗口可以看见厨房、客厅、院子以及东房间的门帘。去年老伴去世时,儿女们悲痛欲绝。向梅担心儿女们永远无法摆脱失去父亲的痛苦,担心儿女们因为思念父亲无法正常学习和工作。但是三七刚过,儿女们就开始了有说有笑的生活,就忘了他们的父亲。这让向梅震惊。平时工作忙忘了情有可原,四七、五七、六七、百期、七月半、大冬等等都是重要的日子,照理都要烧纸祭奠的。如果他们心中有父亲,不应该忘记这些日子的,他们连这样的日子都忘了,太过分了,太令人寒心了。老伴在世时对他们多好,老伴奋斗一生...

滕刚微型小说《临终关怀》

小小说连续下了四十多天的雨,这天中午天忽然晴朗起来。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病房里明晃晃的,连人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明亮起来。何森倚坐在病床上,这是何森住院一个月来感觉最好的一天。“脸上气色不错。”所有进来的人都这么说。何森甚至觉得他都可以出院了,呆在医院毕竟不舒服。何森患的是肝腹水。何森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尤其在医学发达的今天。何森听了一首麦当娜的《MATERIAL GIRL》,就给邻床的儿子讲灰姑娘的故事。何森听到自己的声音像金属的碰撞坚实而清脆。妻子和母亲正站在门口聊天。走廊...

滕刚微型小说《九月授衣》

小小说山子从灵堂出来,看见二叔、三叔正往东边的小店走去,山子朝身后的石虎挥挥手,向小店奔去。山子和石虎奔到小店,二叔和三叔正在小店的玻璃柜台前挑骨灰盒,店主正把货架上的骨灰盒往柜台上搬。店主把一个红色骨灰盒搬上柜台,用手掸掸衣服的前襟说:“这些都是眼下流行的款式。”二叔指着柜台上的白色骨灰盒问店主:“这个多少钱?”店主说:“五百。”二叔说:“贵了,能不能便宜点?”店主说:“不行,这是汉白玉的,拿...

滕刚微型小说《触摸》

小小说山子正在门前的空地上搭假山,石虎从东头奔过来,说:“山子,棍子爷要死了,去玩不?”山子把手伸进裤裆捏了捏小鸡鸡,推倒假山,拍拍屁股,说:“走!”山子和石虎翻过后山,沿着盘山公路向村东奔去。村里的男女们正三三两两地向村东走去。山子和石虎赛跑。刘老棍每次看到山子都要摸他的小鸡鸡,山子一边奔跑一边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裤裆,山子一摸小鸡鸡,速度就会慢下来,所以石虎始终跑在山子前面。刘老棍家在后庄。山子和石虎来到刘家大院时,几个木匠正在门口搭灵棚,刘老棍的二媳妇...

滕刚微型小说《往日的刑法》

小小说往日的刑法狱警打开牢门,准备把布兰托拖出去处决时,发现布兰托正在发高烧。法医从布兰托口腔中测得的体温是40度。布兰托的死刑只能推迟执行。克尔萨斯州的法律规定,一个人在生病时是不可以被执行死刑的,只有等他病愈了才能处决。克尔萨斯州至少有半年没有举行处决仪式了,来刑场观看的人比往年要多。人们身着节日的盛装,一早就坐在刑场的环形看台上,翘首以盼。虽说处决布兰托只需一粒子弹,但警方为筹备一次死刑所耗费的人力和财力,不亚于准备一台著名歌星的演唱会。尤其是布兰托的亲朋好友们,他们是从遥远的乡下坐马车来的,他...

滕刚微型小说《证人》

小小说那天下午,布兰克路过法庭,看见一堆人正往里挤,上前一问,才知道马上有公审。布兰克也挤了进去,在后排的一个旁听席坐下。被告跟布兰克一样,穿着西装,但没有打领带。被告被指控杀了人。控方的证据是被告具备作案时间,被告辩护的理由是案发当天下午他一直在家。但是,在近两个小时的法庭调查和辩论中,被告未能拿出证据证明案发当天下午他在家,不在案发现场,结果被法官判了死刑,这让布兰克大惊失色,他连忙问坐在他旁边的一位戴夹鼻眼镜的先生:“请问先生叫什么名字?”那位先生说:“我叫弗...

滕刚微型小说《预感》

小小说W君早晨下床时,忽然一个可怕的意念像闪电一般划过他意识的上空——今天可能被汽车撞死!这个意念来得很突兀。W君觉得这种意念的出现不是无缘无由的。是一种预感。人死之前总是有预感的。关于人死之前是否有预感,W君原先是将信将疑的。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使W君对此深信不疑。前天上午,W君家门前的马路上接连出了两起车祸,死了两个人,一位是花匠,一位是教师。两人都被车轮辗成肉酱。后来人们的考证证明,他们死之前都有预感。据说花匠在遇难的那天早晨,睁开眼睛便沉默不语,面呈死相。更怪的是他下了床...

滕刚微型小说《旁白》

小小说一天早晨,张三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浑身难受,他体味半天,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自己的症状。他去卫生间小便,冲水时发现小便发红,大惊,奔到厨房,准备告诉老婆,但喉咙被什么东西堵着,说不出话来。老婆见状,问:“是不是不舒服?”张三虚汗淋漓,说不出话。老婆说:“一定是受凉了,感冒了。昨晚要你不要做,你偏要做,受凉了吧。”张三知道自己一定得了大病,做了两个手势,老婆没看懂,张三从床头柜翻出病历卡,老婆才知道他要去医院。老婆说:“其实喝点生...
分页:«12»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