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美文>>过桥米线
« 申请参加懒汉大会的十个理由琉璃璎珞 »

过桥米线

美文

 ——像名字一样美的美食,也像这文字一样有味道,看一看,似乎品到了米线的味道

       云南是个美丽动人的地方,它仿佛一个纯朴清丽的绝色女子,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匀称,从举止到衣着无一处不得体。若隐若现的玉龙雪山是她洁白的肌肤,滇池洱海是她明澈的双眸,悠然空灵的香格里拉则是她梦一般的风韵。说它动人,每一处风景都带着一个感人的传说,而且多和爱情有关,那蝴蝶泉边的雯姑与霞郎,那俊秀勇敢的阿诗玛和阿黑哥,为这美丽的云南平添了几分神奇之处。
  这种美丽和神奇渗透到云南的各个角落,甚至一碗细细的米线。
  我听说过米线,但米线如何过桥却不甚清楚,从流传的故事中才晓得原来也是因为爱情的缘故。相传从前滇南蒙自县有个姓杨的秀才,为了赴考,独自寄住在一个湖中小岛的亭宇里,为的是用心读书,每餐饭食由他的妻子送给,由于路远,饭菜往往都凉了,令妻子十分心疼。一次贤惠的妻子杀了一只鸡给秀才补身子,连鸡汤送去,打开罐,鸡汤不但没有凉,还很烫,原来是那层厚厚的鸡油保住了鸡汤的温度。妻子由此受到启发,为了让秀才吃到热食,常送鸡汤给秀才烫米线吃。因为送鸡汤、米线时要经过一座桥才到岛上,后来人们就把这种吃法的米线叫做过桥米线。结果当然是在妻子的细心照料下,秀才终于考中了状元。中国有些名吃是一定要和传说挂上钩的,因此有人斥之以“俗”。不过我倒认为过桥米线的故事里有几分真实和真情。鸡汤端过去后是否还热,我不知道,丈夫是否因此中了状元,我也并不关心,但是这故事里的那妻子无疑是贤惠的,也一定美丽,那双巧手调制的米线也绝不是平常的滋味。
  米线原本是南方的东西,渐渐走到了北方,先是在一些小餐馆的招牌上见到了它的名字,又从超市里见到了袋装的米线,透明的,样子有些像北方的粉条。在王府井附近的风味小吃一条街上曾忍不住买过一碗,挂的幌子上写着是“绝对正宗”,但刚一端上来就觉得并非故事里的米线,与想象也差得远了,味道先不论,只品那米线的温度,别说过桥,从他手过到我的手里就已经是凉的了,那汤也绝不是鸡汤。不过这倒越发引起我对过桥米线和云南的向往,因为我知道,要想吃到正宗的味道,必须要到云南才是;这正如想知道鱼香肉丝的真谛要到四川一样,换个地方充其量也就是盘小炒肉了,想找到鱼香味也难。
  在云南的日子里,我在风景与传说中浸泡着,不过那过桥米线还是让我念念不忘,因为人家说过,不领教一下过桥米线算不得到过云南的。在即将离开的那个晚上,导游微笑着告诉我们,终于要吃正宗的过桥米线了,于是我在期待和对那美丽传说的回忆中,静静坐在餐桌旁。最先上的就是米线,但那是凉拌的,满满的一大盘,放在餐桌中间,于是其他菜肴陆续端了上来。过桥米线是在最后一个出场的,正如晚会上压轴的明星一样,显示出它在云南众多美食中的地位。大家目光集中在它的身上,仿佛在迎接一位佳丽款步登台,渐近时却又觉得朴素异常,并没有过分虚张声势的渲染。一大碗热鸡汤,一中碗米线,切成薄片的生鸡脯猪里脊猪肝腰花等,一层黄亮亮的油,盖住热汤,没有一缕热气冒出,那正如相知已久的恋人相见,内心是滚烫的,外表上看起来却十分平静白白的米粉,细细地游在汤中,夹几根入口,滑润清爽,没有北方面条那种软韧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那碗中的豌豆尖、黄韭芽、嫩菠菜艳丽无比,和白白的米线在一起仿佛一幅小小的风景。小心地呷一口热汤,清而不腻,顿觉得鲜美异常。那薄如纸的肉片,只消用筷子夹着一涮,看不出汤的翻滚就熟了,不像北京的涮羊肉要在滚锅子里开上一开。一碗米粉下去,真感到不虚此行了。
  放下汤碗后,却又略嫌不足,总觉得秀才妻子那双巧手烹制的米线一定比这还要精心,味道一定还要纯正,和她那碗相比,我的这碗,显然要差多了。凭窗远望,仿佛看到她正挽着衣袖,用浓浓的爱意和深情,在灶前忙着熬煮鸡汤;又仿佛看见她那修长的背影,手提食篮,走过那曲曲的长桥,走过静静的湖水……
  但愿那位高中状元的秀才不要辜负了她。

 文/晓秋
 




音乐吧 相册 搜搜猎奇 站长日记 万年历 评论本文 给我留言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 转载自:猎奇博客 http://www.rqiqi.co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qiqi.com/post/259.html(点击复制)

« 申请参加懒汉大会的十个理由琉璃璎珞 »

网友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