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小小说>>滕刚微型小说:奔丧
« 刘备和曹操谁更适合做中国队主教练——2004人大全明星赛滕刚微型小说之个人履历表系列:祖籍 »

滕刚微型小说:奔丧

小小说

    一天早晨,张三去菜场买菜,在出口处遇到单位的老王。老王告诉他,质检科的柳克勤昨晚死了。张三问他去过没有。老王说上午去单位打一下卡就去。张三又问人情怎么出。老王说,老规矩吧,一床被面。你想厚一点,再送一个花圈。回到家,张三把这事告诉老婆,让老婆去后街的布匹店买一床被面。老婆问他大概买多少钱的。张三说你看着办吧。老婆说那要看你们平时交情如何。张三说,仅仅是认得,上下楼点个头,说一两句寒暄话,算是同事,人死了,尽个礼节而已。毕竟是一个单位的,不去不好。吃完早饭,张三拿着老婆买的粉红色被面,到单位打了卡,就直奔柳克勤家。在大街上,张三看见几个同事手里都拿着花圈,觉得自己拎一床被面有点寒酸,就去花圈店买了个花圈。花圈价格不高,但往手上一拎,就很像一回事。张三想到柳克勤的家属看到他,全家都要叩头下跪,不禁全身发麻。
   张三听人说柳克勤住在河东宿舍区,但不知道住哪一户。张三走进大院,一看就知道是哪户人家了。吊唁的人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棚子前排起了队,两个戴孝的人坐在一张铺着兰色台布的桌前登记。张三跟几个熟人点了头,站到队伍里。从张三站的地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前面。张三数了一下,他的前面有九个人。登记的人先问来人姓名,收下人情封子或被面,在一张红纸上用毛笔写下姓名。如果有花圈,专门有人接过去,展示在规定的地方。吊唁的人走进堂屋,里面就一阵哭,孝子们跪下,旁边还有人告诉死者谁来看你啦。吊唁的人叩三个头,就可以走了。不走也可以。张三正看得入迷,轮到了他。他递过被面和花圈,戴眼镜的问他:“先生贵姓?”
   张三说:“我叫张三。”
   戴眼镜的又问:“是机械厂二分厂的张三吧?”
   张三说:“是的。”
   戴眼镜的说:“你等一下。”进去叫了一个人出来。这个人出来后,又回头叫了一个年纪大的出来。这个人说:“我是柳克勤的大儿子,叫柳向东,这是我大舅,是上祖。对不起,你不能进去。”
   张三问:“为什么?”
   柳向东说:“我爸临终前写下了遗言,说他死了以后不准你来看他,更不准收你的东西。”说着示意戴眼镜的把被面和花圈退给张三。
   张三说:“你们大概弄错了,或者你爸弄错了。怎么会不让我进去呢。”
   柳向东从怀里掏出父亲的遗书给张三看。张三一看,这遗书就一项内容,“我死不见张三(机械厂二分厂的张三),不收张三的东西。”
   张三说:“他弄错了吧?”
   柳向东说:“我爸过世后,我们在枕头下面发现这封遗书,他从没有跟我们说过此事,我们也觉得蹊跷。但对他的遗言,我们做儿子的应该执行,这个你应该理解吧?”
   张三说:“这就很荒唐了,你们大概不知道,我跟你爸并不熟悉,打过几个招呼而已,他为什么对我这样呢?我本来可来可不来的,这一下倒好。”
   柳向东说:“我们很忙,你就早点回去吧。”
张三拎着花圈和被面站在大棚外面进退不是。张三仔细回忆和柳克勤的交往,发现自己和柳克勤除了点头、打招呼外没有任何交往,更谈不上深仇大恨。他想不通柳克勤为什么这样做,只有柳克勤知道,而柳克勤死了,却把他拖进了万丈深渊。
   将近中午的时候,张三拿着花圈和被面离开河东大院,来到大街上。街上的人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的,显然他已经成了人们的议论中心。他来到花圈店。花圈店店主说:“花圈是特殊商品,好出不好退。”张三说:“我没地方放,你无需退钱。”店主说:“不行,退回来的花圈有邪气。”张三拿着花圈奔到大堤上,趁人不注意,把花圈扔进了长江。张三到家时,老婆正站在门口等他。张三正要往屋里走,老婆夺过被面,扔在地上,说:“这东西能拿回家吗?”
   老婆问:“你和那个死鬼怎么啦,人家死了,为什么这么损你?”
   张三说:“你知道了?”
   老婆说:“怎么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了!都在说这件事。还没听过这种事,死了不让见,连花圈都不收,这是天大的仇啊。”
   张三说:“什么天大的仇?他妈的什么天大的仇?我跟他就点过几次头,打过几次招呼,他这样搞我简直荒唐透顶。这事只有他知道,他死了,我跳进长江都洗不清。大家都以为我跟他肯定有什么。”
   老婆把他喊进屋里,小声问:“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
   张三甩过去一个嘴巴,说:“去你妈的,旁人问算了,你也这么问,我的的确确跟他没有任何事情。这么多年你看我跟你提过这个人么?”
   下午一到单位,主任就把张三喊到办公室。
   主任说:“你和柳克勤怎么了,他要这么做。”
   张三说:“我跟他就点点头,打打招呼,除此没有任何关系,更不要谈什么深仇大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他疯了,他这样搞我,真是莫名其妙。”
   主任说:“张三啦,我们都不是小孩啦,柳克勤写下了遗书,这不是开玩笑,人家不可能无缘无故,你应该跟我们说实话,你们之间肯定有事情这个你不要辩了。这个事情影响很大,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刚才总厂厂长打电话过问此事,因为社会反响确实太大了,你要是不说清楚,对你个人名声有影响不谈,我们都感到难堪。”
   张三说:“看样子他这样做,是成功了,但他为什么这样做呢?为什么选中我呢?我跟他无冤无仇的,我现在说什么都没人信。”
   下班后,张三就来到柳克勤家。
   柳向东正在门口整理花圈。
   张三说:“你真的不知道你爸为什么这么做吗?”
   柳向东说:“我们真的不知道。”
   张三说:“他从没有跟你们说过此事?”
   柳向东说:“没有。我们也觉得这封遗书很奇怪,但我们做儿子的应该执行遗言,不论你们之间有过什么。”
   张三说:“我跟你爸爸确实什么都没有,就点过几次头,打过几次招呼,绝不至于让他这么对我。现在他死了,这事只有他知道,但大家都以为我知道,都肯定我们之间有什么,他才这么惩罚我。我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他这么惩罚我,倒也罢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这个惩罚可不是一般的惩罚了。”
   柳向东问:“真的什么都没有?”
   张三说:“哄你不是人。”
   柳向东说:“蹊跷。我爸为什么这么做呢?你就权当没这回事,我们也不记恨你。”
   张三说:“什么不记恨我?我怎么能不当回事?你们不让我进去,不收东西,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大家肯定我知道原因,但我的确不知道,我将永远背这个黑锅,如果你爸真要惩罚谁,这一招的确厉害,但他为什么选择我呢?”
   张三到家时天已经黑了。老婆要他吃晚饭,他不吃,他吃不下去。他到房间给他在美国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这个朋友最了解他,他把这事告诉了朋友,并且问朋友有什么办法知道柳克勤为什么这样做。朋友说:“很简单,这事只有你知道。”张三放下电话大哭起来,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惩罚啊!”

 




音乐吧 相册 搜搜猎奇 站长日记 万年历 评论本文 给我留言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 转载自:猎奇博客 http://www.rqiqi.co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qiqi.com/post/385.html(点击复制)

« 刘备和曹操谁更适合做中国队主教练——2004人大全明星赛滕刚微型小说之个人履历表系列:祖籍 »

网友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