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辩论会>>全国大专辩论赛漫谈(上)
« 总统与乔丹如此姐妹 »

全国大专辩论赛漫谈(上)

辩论会

    讲师:武大哲学系博导 赵林

    一般我做讲座比较喜欢讲西方文化基督教这些东西。原来在贵校也做过着方面的讲座,由于是讲辩论赛,可能就想到了哪说到哪,而且我想说我说了一个小时,也想和同学们有一个互动,所以大家可以对你们感兴趣
的事提一些问题,我来尽我的能力来做答。
    那么可以说辩论赛就像刚才这位主持人说的,自从1986年第一次在中央电视台未做
任何预告的情况下突然在暑期播出来第一届亚洲大专辩论赛,当时记不清北京大学是和新
加坡国立大学还是和马来西亚大学。从那以后辩论赛在我们国内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大学生
的关注,那么86年以后,紧接着几年以后中间有些小的起伏。到了93年中央电视台开始
介入由新加坡所举办的而且举办了很多年的,从76年我们国家还在搞×××××的时候,
新加坡便开始举办的亚洲大专辩论赛。93年开始中央电视台和新加坡电视集团签订了
一个协定:从93年开始准备搞十年,也就是要搞到明年,这十年来就采取轮流坐庄,两
年一届,一届在中国,一届在新加坡,第一届就在新加坡,当时在国内引起了很大轰动。
那个时候名字由亚洲大专辩论赛改为国际大专辩论赛,邀请的队伍就不止亚洲的学校,
也有西方一些国家的学校,当然他们的中文水平比较低,但他们也都是汉学系的,再
一个原因就是93年那一届是由上海复旦大学代表中国大陆参赛。如果有同学关注这个问
题,看过一些资料,会了解这几个辩手后来都成为非常优秀的辩才。有些同学们比较熟
悉,比如说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姜丰,就是当时的辩手,是复旦大学的四辩之一,
一辩一个姓,还有他们那位四辩,当时被评为最佳辩手的蒋昌建现在仍在复旦大学执教。
今年如果大家看到全国大专辩论赛,可以看到他和我坐在一块儿,我们都在当评委,我
坐中间他坐旁边,当然我当时跟他开玩笑,你导师和我们是称兄道弟的,所以我们属于
师叔,你属于师侄类的,你是属于新来的。我就是说这两位辩手大家会多多少少有些印
象。那么还有两位也都很不错,一位是毕业后在美国在国内的一个公司做代理,后来经
商了,还有一位在美国留学。那么99国际大专辩论赛时,他曾经作为耶鲁大学的教练带
了一支队伍参加了北京的第四届国际大专辩论赛,那个时候,我也是评委,跟他又见了
一面。那次比赛后在全国的高校内就引起了辩论的热潮。每个学校都要搞辩论。那个情
况可能跟现在各个大学的情况都相同,每个学校对辩论都非常有热情,同学们非常热衷,
而我对辩论赛的兴趣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但是我当时感叹生不逢时,因为我那
时以是教师,我也不可能再去参加全国大专辩论赛——学生辩论赛。所以我总觉得非常
可惜,尽管我这个人平时喜欢讲,喜欢搞讲座也喜欢跟人搞辩论,但是我觉得多少是有
点生不逢时,没赶上这个机会,但是尽管如此,由于93年后各个大学辩论赛都在升温,
所以武汉大学也不例外。所以有很多学生社团组织成立了些学生组织,然后由学校每年
定期要搞各种各样的辩论赛。所以总是一搞辩论赛总是把我们几个老师请去当评委或者
给他们出招给他们出一下点子,所以这样平时对辩论赛关注的比较多。再加上我本人可
能对辩论赛比较感兴趣,一直到现在为止,尽管中间我后来带武汉大学队花了前后两年
的时间,可以说也耽误了很多学业。但是对我自己来说,因为我爱好这件事情我喜欢。
包括后来有些人问我搞这个东西会不会影响你的学业。我说那当然,多少会有点,但是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当然要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我在学术
方面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至少这几年我过的很充实,很有意义也很紧张,因此尽管我
现在已不再带队,但我非常怀念我曾经带队的那段日子。那么 93年这个辩论搞完后,
当时复旦大学可以说是一举成名,夺得第一届国际大专辩论赛的冠军,而且创造了一种
独特的辩风。
    因为86年的辩论赛北京大学代表中国参加的亚洲辩论赛,那个时候由于国内没有什么
关注,对这种形式感到很新颖,所以看一看也就过去了,而后从86年到93 年中间,中国
的电视机构也很少直接传播辩论赛,因此大家都把它淡化,从93年以后上海复旦大学突
然异军突起,也创造了一种好看的辩风,我们从某一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辩论界的业内
人士,所以我们老在一块儿,老是给这些下个定义吧,复旦大学我们99年就给它下个定
义叫花辩,他们的辩风很花哨,用非常华丽的词汇,用非常美丽优美的语言然后大段大
段的排比,用这种外在的语言技巧以次来取胜,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复旦大学那种辩
风,内韵的东西不是很深,但是它外在的东西很能打动人,非常迷惑人,因此它给别人
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如果同学们看过这场辩论赛,可以看到当时的四辩蒋昌建最后
的一段总结陈词可以说一看就是明显的把稿子背得滚瓜烂熟,而且那个稿子写得极其优
美,所以说非常能够打动人,包括它的一辩姜丰现在当然也算国内一个比较优秀的主持
人,现在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在电视台录象,但是大家过去看过她主持的节目也知道,
她现在是比较成熟,她当93年作为一辩时,可以说她那时经验很不足,但是她的语言
也是非常华丽,非常优美,因此这个辩论赛使得当时国内许多学者一下子就疯狂了,对
上海这种花辩的风格非常感兴趣乃至于还有很多套话一直流行到今天的辩论赛中仍然都
是这样比如说“那我就不明白了”像这一类的话。这都是那个时候的一些套话一直到今
天我们辩论赛同学们仍然喜欢引用,仍然喜欢沿用说明它的影响非常大,它是无形的,
不知不觉的你就受它这种模式的影响,这是93年。
    93年以后,紧接着两年一届就是95年,按照轮流作桩95年就是在大陆,在中国,在北
京,一届在新加坡,一届在北京。第一届在新加坡,那么第二届在北京。北京当时最后的
决赛,因为中间也是邀请了8个学校,也有西方国家的那些说到底都是作陪衬的,最后
就是几个比较厉害的一个是台湾,台湾的队伍一般比较厉害,再一个就是马来西亚,马
来西亚大学素来都是有非常深厚的辩风的,而且他们花的时间比较多,那个地方的学生
们基本上在上中学时就会说四种语言:马来语,英语,普通话,福建闽南语,他们从小
在这种氛围内生长,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华语说得非常溜,非常好,所以几只队伍
都是非常厉害的,而且马来西亚队是只非常悠久非常传统的那种辩论资源。95年辩论赛
就移师北京,当时我一直比较关注,当时决赛是由南京大学的四位女生对台湾辅仁大学
的四个男生。那真是一场龙风之争,南京大学的四位女生确实很有水平,她们表现的温
文而雅,而且可以说遇乱不惊,但总的来说,我们业内人士认为可能是辅仁大学赢,因
为当时辅仁大学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小选手,叫林振加,是个胖子,他的动作姿势非常
有意思,非常有亲和力,而且口若悬河涛涛不绝。表现了很强的阳刚气,当时四位女生
对四位男生的比赛在大陆,据我所知,那个时候评委是国际化的,当时决赛的时候是五
位评委,三位大陆的,2位海外的,海外的包括一位美国哈佛大学的和一位新加坡的。
那么这样组成了一个五人评委团。最后比赛结果是3:2,南京大学稍胜一筹。台湾的林
振加被评为“最佳辩手”。但那场比赛在某种意义上就种下了一个恶果,以后就出现了
在哪边比赛,那结局就可以估计得到,这是第二届。
    紧接着是第三届,是97年,又开始在新加坡比赛,过去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的都是由
教育部指派,有先北大86年参加过,拿了冠军,以后就不参加了,复旦大学 93年参加了
第一届拿了冠军,也不参加了,然后95年南京大学在国内辩论赛也拿了冠军,它也不参
加了。那么这个时候,临时指派首都师大,当然严格的说,首都师大的辩论水平不能代
表当时国内的水平,但是由于一直到97年为止国内没有大专辩论赛,国内只有地方性的
辩论赛,比如说上海教育电视台从93年开始搞的各校邀请赛,97年由于是由教育部指派,
也不知是怎么鬼使神差就指派了首都师大。首都师大的四个辩手,应该来说也是不错
的,三女一男,当时在新加坡,也是过关斩将,一直打到决赛,决赛时对马来西亚大学。
我们知道马来西亚大学素来是辩论传统的,那场比赛的辩题是“真理是不是越辩越明”,
最后比赛结果是马来西亚大学取胜。首都师大输了,获得亚军。这次比赛以后,国
内比较重视辩论了,教育部开始介入这件事情,认识到以后再参加国际大专辩论赛不能
随意指派,而应该选拔,因此教育部就和中央电视台达成协议,由中央电视台开始举办
全国大专辩论赛,这样98年开始举办第一届全国大专辩论赛,就是为99年的国际大专辩
论赛选拔一支大陆的参赛队,而98年的比赛由于是“蓝带集团”资助的,所以叫“蓝带
杯”,它邀请了16个队伍参加复赛,最后经过复赛角逐,西安交大脱颖而出。西安交大
可以说是历届我所看到的辩论队伍里面最好的一支,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自己带的
武汉大学的队伍跟他们都有一点差距,他们水平确实非常高,而且他们的普通话,他们
的仪态,他们的知识储备各方面都非常高,当然,他们付出的努力也非常高,有两三位
辩手可以说都成为职业辩手了,学校给他们都开了绿灯,他们好多人都保留学籍,等于
是停了一年学习,专门搞辩论赛,好几位选手都是这样,而且他们当时有时已经是上博
士了,或者是要上博士了,那么他们当时四位男辩手非常厉害,当然在国内“蓝带杯”
时还有一个女辩手叫田兰,她是一辩,二辩叫樊登,三辩郭宇宽,四辩路一鸣,当时他
们四个人组成的队伍可以说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而且以比较明显的优势脱颖而出,
取得参加第四届国际大专辩论赛的资格。
    紧接着是99年国际大专辩论赛,那一年非常有幸,我被中央电视台邀请当评委,所以
整个过程从头到尾我都可以说一直在参与,可以说到了中央电视台,大家一致看好西安交
大,以为他会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从“蓝带杯”可以看出西安交大确实有水平,在
我的印象来说,复旦大学的四个选手要是和他们对阵,肯定被打败,而且他们的三辩郭
宇宽我认为是最好的辩手,比路一鸣要好得多,他自己也说:“我这一生最遗憾的地方
是没有与蒋昌健对阵。他完全不把蒋昌健放在眼里,但他确实有实力,我不知道大家看
过“蓝带杯”或者“99国际大专辩论赛”没有,郭宇宽的那个“俏皮话”,那种幽默,
机智,反应之快可以说是超过了路一鸣,第二个原因大家也知道因为这是在国内比赛,
当时有时候我们也喜欢开玩笑要讲政治,在国内比赛要考虑到各种各样的因素,这一方
面我们可以摊开的说,我们觉得我们国内宣传部分控制得比西方严,所以它有很多政治
性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当时到中央电视台做评委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就通过种种方式来
暗示我们评委,有几个原则,第一是台湾队不能进入决赛,第二是西安交大一定要拿冠
军。我们当时就很反感这种做法,当时我就带头抵制,我说那不行,该怎样就怎样。辩
论赛总还是要讲个规则,但是他们也不是强行要你执行,就是要你掌握一个方寸,在差
不多的情况下。那么大家还是应该有一个政治性的考虑,这可能是中国国情吧。然后在
99年国际大专辩论赛中,西安交大确实是势如破竹,第一场西安交大是对悉尼的一所大
学。
    那场比赛是最搞笑的一场比赛,那次在参赛的8支队伍里面西安交大是最后露面,大
家都看好这支队,当西安交大的四个辩手一出场时,由于是四个西北汉子,长得又很魁
梧,而且他们在有意识地在化装时,把脸画的比较黑,往辩席上一坐就像四个包公,给人
很威严的感觉,而且他们显然是训练有素,他们的坐姿各方面都是有条不紊的。四个辩
手都显得非常庄重,那种气魄好象他们已经是冠军。而另一边呢,悉尼的新南威尔士大
学派了四个女生,全部打扮得花枝招展,而且他们的所有参赛女生不一样,一般参赛女
生都穿着正几八经的队服,而她们都穿着连衣裙、旗袍,四个女生衣着颜色不一样,发
型不一样。这四个漂亮的女孩子与西安交大的四个男生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我们评委
一看到这个状况就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们说今天又是一场和95年南京大学的四朵金花对
辅仁大学的四大金刚的比赛,而且更有意思的她们的教练,一位大陆过去工作的老师,
她对大陆非常熟悉,她对辩论也非常有研究,所以她说国内的辩论赛很沉闷,辩手都在
义正严词地侃侃而谈,她说: “我要改变这一形势,我会带来一种致命的武器,我要
让整个辩论场由于我们队伍的加入而让大家耳目一新。”然后她当时来了,开研究会的
时候,她说:“我们这个队伍第一场就碰到了一号种子——西安交大,我们知道肯定讨
不到什么好果子。”更要命的是,她们的辩题又是对她们极为不利的,是“足球比赛是
不是该引进电脑裁判”,她们四位女生首先对足球就不感兴趣,而西安交大的四位男生
肯定是对足球有研究的,这个辩论显然对四位女生不利,所以她们的教练提出一个口号:
“赢得伟大,输得光荣”,她说我们来就是来玩的,来给这个辩论赛带来新鲜气氛。当
时我们还不知道她们会怎么做,结果比赛开始以后,果然以一辩就开始胡搅蛮缠了,当
时西安大学是正方,他们的立场是应该引进电脑裁判,一辩陈词可以说是滴水不漏,道
理上,逻辑上,理论上一点一点说明了足球比赛为什么应该引进足球裁判,他一说
完,反方一辩站起来,第一句就是说,:“现在有一句俗话:一个广告牌掉下来,砸死
了十个人,九个人是经理,一个人是推销广告的。”然后,她就从推销广告开始指责对
方说:“你们肯定是拿了电脑商的广告,你们大力提倡引进电脑裁判,你们实际上是在
推销,你们是广告商。”然后就开始歪扯,她根本就不立论,她一上来就栽赃,硬说西
安交大的选手是拿了电脑商的好处,她确实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弄得全场气氛很活跃。
同学们可能看过这次比赛的录象,那是经过中央电视台剪裁的,我们在现场是所有过
程尽收眼底;一切精彩的东西我们都看到了。
    在比赛过程中,对方有个女生就离开自己的位置了,绕到对方的辨席上去,拍着谭奇
的肩膀,就跟她辩起来了,那么这个我们当时就傻了眼,没见过这样的辩论,因为评委当
时也没办法。主持人张译群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他当时也傻了,他没有见过这种行为,
所以他当时就说请澳大利亚的辩手不要离席。在自由辩论时她们的一辩又拿出一些道具,
如娃娃,纸牌等向天上扔,又拿出把扇子,说: “你们总是在一本正经地陈词,弄
得主持人都汗流浃背了。”然后就对着主持人扇扇子,最后搞得实在太过分了。当时我
们大多数评委都有些反感了,觉得这完全是藐视规则。选手有比较新鲜活泼的辩风,但
还是要遵守规则的。因为澳大利亚有3个辩手都是国内去的,普通话说的很好。她们四
辩陈词时说:“你们好象是在期待救世主,你们一副救世主的口吻,好像足球比赛一定
要引进电脑裁判,但是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她话说到这里,场下坐着的她的教练
一下子站了起来,说: “请大家跟我一起唱国际歌”,然后就开始唱“从来就没有什么
救世主”等等,有些观众没有见过这种架势,其中有几个观众就开始不自觉的跟着唱。
我们当时非常惊讶,哪有场下观众也可以参加辩论赛的,那不是成了第5辩手了吗。
我们很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办法,还好,张译群就马上压住了。说场下的教练与观众不
能参与辩论赛,这些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都剪掉了,你们看不到,只有在现场时才能看
到,所以这是一场非常滑稽的辩论赛。我们评委后来都说:“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确创造
的了一种新颖的辩风,我们称之为‘戏辩’像演出一样,当然这也情有可原,我们后来
才知道,在澳大利亚,辩论是一种很时髦的活动,是一种文艺活动,甚至在某种意义上
带有功利、盈利、商业色彩。女辩手经常表现自己的身材,姿态优美。这是他们的传统,
因为他们的辩论赛是带商业性,是为了赚钱的,这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但是我们觉
得在这样的情况下,西安交大的四位辩手表现出了很高的素质,他们始终是临危不乱的,
就你当时那场辩论点评,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足球评论员张璐,他点评时说:“我确实
是大开眼界,西安交大的四位辩手堂堂之诤,诤诤之旗,我很感动。
    西安交大确实是临危不乱,甚至连对方辩手过来拍着你肩膀,四辩谭奇仍然表现得非
常沉稳,可以说是不卑不亢,既不失了礼度,也不表现得惊慌。”我觉得这样很好,我还
记得当时有一个细节,当时在自由人对辩时,西安交大的四辩谭奇站起来和对方的一个
女孩子对面,对方女孩子提出一个要求,要谭奇看着她的眼睛,谭奇有礼貌地答应了她
的要求,然后等这个女孩说完的时候,谭奇说不能来看着那个女孩的眼睛,那样显得太
无礼,于是他就非常彬彬有礼地说:“我现在可以不看你的眼睛了吗?”在征得对方女
孩在征得对方女孩的同意后才移开视线,然后再开始做陈词。我觉得他表现得很有风度,
确实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辩手,临危不乱。这场比赛结果很清楚7:0,西安交大赢了。
确实是这样,因为对方根本都不是在辩论了,他们完全是在搞笑,打趣。不过她们也印
证了她们教练的那句话:赢的伟大,输的光荣。她们输也要轰轰烈烈地输,输出一种新
模式,输出一种新风格。
    第二场比赛西安交大的对手是南洋理工大学,最后决赛西安交大对的马来西亚大学。
马来西亚大学也非常厉害,我记得很清楚,马来西亚大学是正方,西安交大是反方,辩题
是“美是主观感受还是客观存在”。双方各自举了很多例子。包括马来西亚大学,他的
理论立论也是很厉害的,但是西安交大总体上配合的很好,再加上四个辩手比较整齐。
而马来西亚大学有两个辩手非常厉害,一辩和自由人,尤其是自由人胡渐彪,给我们大
家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当时他个人分是最高的。最后他可能分数跟路一鸣平了,路一鸣
好象总分只高他一分,因此路一鸣当了最佳辩手。实际上,我,孙东东老师都投的胡渐
彪,那个小伙子,首先,给人感觉好,人长的很漂亮,而且他为人彬彬有礼,我就拿场
下的一些事举例。当时,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吃自助餐,评委和选手一起,每次在食堂一
遇到我们,小伙子非常有礼貌,往旁边一站,做一个非常优雅的手势,老师请,而我们
每次用完餐后,小伙子都会帮我们端些水果,说“老师请。”所以我们觉得这个小伙子
很有礼貌,特别有教养。大家知道,现在中国的大学生,就是你们这一代人,很多都是
独生子女,娇生惯养,从来不考虑别人,所以我们觉得马来西亚大学来的这个大学生,
居然有这么好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修养,我们当时对他的印象非常好。再加上他的辩风也
使人感到非常亲切,他当时说了美和美感的区别,就像针扎在手上的疼痛感,你不能说
疼也是本身具有的特点,那形容得非常好,但由于西安交大总体水平更高,四个辩手比
较均匀,稍胜一筹,拿了冠军。

(未完待续)请关注武大哲学系博导 赵林《全国大专辩论赛漫谈(下)》




音乐吧 相册 搜搜猎奇 站长日记 万年历 评论本文 给我留言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 转载自:猎奇博客 http://www.rqiqi.co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qiqi.com/post/190.html(点击复制)

« 总统与乔丹如此姐妹 »
  •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