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故事会>>一个关于暧昧的故事
« 这件事与你我有关华尔兹背后的艺术教育 »

一个关于暧昧的故事

故事会

    其实如果你没有在一开始就很奇怪的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我不会坐到你前面,来好奇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如果你没有在下课的时候牵着我的手去操场逛,我想我也不会迷迷糊糊地跟着你下楼,来好奇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如果你没有在放学前丢那张小纸条给我,让我去操场找你,我想我还是不会惴惴不安的早退,来好奇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如果那些如果都成立,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假装我们是两个人。
    第一节晚自习,我安静的坐在位子上,写习题,题目不是很难,但是我做的很慢,有的时候一句话看了三遍还是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内容,头还是时不时的回过去看你,你偶尔在纸上算数学题,更多的是看着外面那一片黑漆漆的树林,一盏昏淡的灯在不远的地方,什么也照不清。我甚至看不清你脸上的表情。等到你回过头的时候,我还来不及收回我注视你的目光,所以你看到了我在看你,这让我觉得尴尬。你却是饶有兴致的端详起来我。
    “嘿,你看我做什么?”
    “没有啊……那个,你,你,你不用做作业啊,真是的,人家才没看你呢。”
    教室里明亮的灯光下,我就这样明目张胆的红了脸庞。我最后瞥见你望着我泛红的脸,一脸的坏笑。
    整节课,我不再回头,带着满腹的好奇继续做那些纠结无比的习题。心里忐忑的等待着下课铃声的响起。你究竟是要跟我说什么呢?只是临上课的时候问了句“晚上有没有时间“就不再有下文,甚至没有等我点头,就自顾自的走到座位上翻开书本。
    一个半小时过去的很慢,以至于铃声响起的时候,我还有一些迟疑。等到同学纷纷移动椅子的吵杂声逐渐变大,教室里吵闹起来,我还在愣愣的坐在座位上。
    肩膀有些热,转头,你把手搭在上面,很轻很小心。看到我发觉以后,就移开了。
    “陪我下去走走好吗?”你没有看着我说话,眼神投在黑板上。
    “呃……”我有些迟疑,“你,在跟我说话吗?”我好奇的看着他。
    我还没等到我要的回答,就感觉被人牵住了手,然后拉着我走出了教室,灯光迅速的改变,从明亮的教室一直延续到黑暗的楼梯道。那是一只很大,很温暖的手,用刚好的力度牵住我的手,很安心的让我觉得不用去挣脱。
    “诶,你刚才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干嘛啊?”我还是在好奇这个问题
    “没什么,你晚上没别的事对吧。”用一种肯定的语气来反问我,不给我任何要拒绝的机会。
    好吧,我也很想知道这句话真正的意思。
    走下了楼梯,经过一条常常的走廊,一间间没有人的教室,没有路灯,甚至还没有同学来得及下楼。我把手握紧了些,我害怕这些莫名的黑暗给我带来的压抑凝重,与生俱来的不安与恐惧,让我想要紧紧握住我身边一切我可以握住的东西,甚至是一个男孩子的手,带着暧昧不清的情感的牵手。
    “诶,你带我去哪?”我在黑暗里怯生生的问。
    “去操场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是轻松的很的回答我。
    “那去操场干嘛啊?”我还是继续问
    “不干什么啊,下课了就下去晃晃啊。教室里的空气好闷,操场很大,空气很好。让头脑清醒点嘛,这样不好吗?”无懈可击的回答。
    “哦,有道理”我也承认了这个说法。
    太过黑暗恐怖的路,让我没有松下牵着的手,只是任着你牵着。
    操场上其实很热闹的感觉,虽然很多人,可是因为很大,给人一种空旷拥挤,安静喧闹的感觉,大多都是学弟学妹们,还有晚练的爷爷奶奶,阿姨伯伯。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干,很充实。
    走上了跑道,我们松开了手,让气氛尽量的自然
    单杠那里很冷清,都没有人在那里。
    “我们去单杠那吧。”你笑着建议。
    我看了看,那里有盏灯在旁边,不是很亮,可是至少是光束“嗯,好。”
    你很轻易的攀上了单杠,有些嘲弄的看着我“你攀的上来吗?”
    我没有说话,自己攀了上去,其实以前在学校里体育课没事的时候,都会很同学来攀单杠,然后在离开地面的高度聊天,自然不把攀单杠当回事了。
    你的眼神里有些不相信,可是很快就很平静了。
    我们开始在单杠上聊天,彼此坐的并不近,一个坐在这一头,一个坐在另一头。相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都没有什么实质内容。无非是些小牛皮在吹嘘了,东拉西扯的。
    真是有够无聊的。所以时间过的自然很快。
    “快上课了,我们走吧。”边说着,你就一个纵身就跳下了单杠。
    “哦,好啊。”我回答完你,开始磨磨蹭蹭的下单杠。其实并不是我下不来,只是晚上,光线又不强,所以要小心的下来比较安全啊……
    就在我磨磨蹭蹭地在跟单杠的高度做斗争的时候,感觉有双手从后面抱住自己,然后把我整个人从单杠上就抱了下来。我吓了一跳,大叫着“你干什么啊”。却撞上你不屑的眼神“笨蛋,下个单杠也要半天,我帮你好了”。
    我想那个时候,我一定是在脸红,不然就一定是天气太热了,我不习惯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一个男孩子抱着,尽管那感觉真实的让我觉得有些幸福和甜蜜。
    走回去教室的路上,我们都很沉默,在经过那个黑黑长长的走廊时,我们也只是并排安静的走,只有你在若有似无的哼着歌,让我感觉很踏实。我抬头看你,你在看着前面。
    接下来的自习课变的很安静,没有了很纠缠的打扰,平心静气的各自做着习题。
    天色很好,但是没有月亮朗照,有些许的遗憾,深邃的天空里,浓云稠密,却是不厚重压抑,相反很安宁。这样的夜晚,适合平缓心情
    教室里很安静,同学都在各自勤奋的演算着自己的习题,没有交谈,没有讨论,整个教室里回荡着笔尖在纸上“沙沙”摩挲的声音,我让自己也小心的融入其中,后座的你也一样安静的制造着其中的一支“沙沙”声。我想那一切只是个错觉。
    思路慢慢变的清晰,题目也渐渐变的简单起来,做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了。至少没有像刚开始的那样,让我茫然失措了。
    后来,就一直这样的安静持续。
    你做的你题目,我看我的书。互不打扰。
    我甚至让自己短暂的忘记了那句“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第二节自习下课,被好朋友拉出去买冰淇淋。没有给自己和你留下一个我觉得很尴尬的下课时间。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波浪不惊的继续过我们原来的生活,走在彼此的轨迹上,若干年后一起怀念我们的高中生活。带着像所有的老同学一样的情感。
    晚自习三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临下课的十分钟,总是会有些不安分。有人开始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有人还是继续做自己没有做的题目,有人开始小声聊天。
    我就很那种很无聊的在看书的人。不得不承认其实我相当的没意思啊……
    倒是你,一个人闷头在收拾书包。
    你很快的起身,小小的影子投在我的桌子上。
    你走过我旁边,丢给我一张小纸条。就径直走出教室,没有回头,我看着纸条,看着你的背影,有些错愕和茫然。
    我偷偷摊开小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
    “到我们刚才的地方去,过8分钟以后下来。”
    我有些懵,像是地下党一样的感觉。
    有些动心,有些小心。我隐匿起自己的那些小心思。教室里的同学没有注意到刚才那细小的一切,让我有些放心。把纸条很快的揉成一团,丢进书包。
    心里有些不安与忐忑。决定要去赴约。尽管这或许算不上什么约定。
    开始悄悄的收拾书包,随便挑了两本书就塞进书包,把桌上的书本习题簿都放进抽屉里。轻轻的拉上书包的拉链,一个人小心的做着这些,没有人发觉我的举动。更加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是带着怎么的揣测与一种掺杂了惊喜和些许害怕的情感。
    就像是去做坏事一样吧。
    一边和好奇的想要知道接下来会有些什么,一边又对未知带着一种莫名的不确定感。
    整理好书包,我轻轻的挪动椅子,然后很果断的站起身,背好书包就朝大门走去,嗯,没有人来叫住我,我甚至没有去顾虑我的身后会不会有好奇的眼神望向自己。
    那个时候,很无畏和勇敢吧。
    或者应该叫疯狂。去到一个空旷的操场,见一个每天都能见到的男同学,在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
    我独自下楼,经过那条长长黑黑的走廊。那感觉很不好,可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于是选择了跑过去。夏季的夜晚,有些闷热,教学楼里的空气,有些压抑,而这条走廊却是让我着实觉得寒意阵阵的。我用我可以的速度尽可能快的逃离。
    那个时候,我冲向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在尽头,路灯有一盏明亮着,那是我要去到的地方。
    走出教学楼,就是操场了,已经没有人在操场上活动了。整个操场很安静,有蟋蟀在草丛里不知厌烦的鸣叫,有偶尔的一阵风轻缓吹过,仅有的几盏灯尽职的亮着。
    让人觉得很安宁,不吵闹。我的喘气声也渐渐消失在若有似无的风中。
    单杠就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些黑,灯光好像没有先前那样亮,因为近视,眼睛到了晚上越发的模糊,看见的只是很朦胧的影像。
    我慢慢走近,感觉那里好像没有人。我有些奇怪,明明是约在这里,怎么会没有人呢。难道是骗我的吗?
    我迟疑的站在原地,因为光线不好,我不想朝黑暗的地方走近,就向那个地方仔细的看,想要看清那里究竟有没有人,或者是想知道,你究竟有没有在那里。
    站在原地看也看不清,可是又不甘心就这样很莫名其妙的被叫到这里来,所以还是打算去到单杠那里好,就算是到了明天,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在单杠那里没有看到人。
    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原来你是坐在单杠后面的台阶上,怪不得我看不见你。
    “诶,你喊我下来做什么?”我站在单杠旁边小心的问你。
    你抬起头,看着我说“没什么事啊,来,坐会吧。”你微笑的看着我。
    “呃……原来你没有事啊。”我心里有些失望,原来好奇了半天,其实是什么事都没有。
    “嗯,过来坐吧。”你指指身旁的空缺继续说。
    既然已经来了,就坐会再走吧,晚点回家应该不要紧。我自己这样想着。
    于是就走过去,坐下来,放下书包,抱在怀里。
    “你什么时候回去啊?”我问你。
    “哦,等会吧。”下课铃突然响起。
    “呐,下课铃都响了,我们走吧。”我拉了拉你的衣服,准备起身走。
    你拉住我的手说“等会吧,现在正好人很多,不想走。”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吧。”你轻轻松开我的手,我还保持着刚才站起来的姿势,看着你。
    气氛有点冷却,我开始胡乱找一些话题想要让这样奇怪的氛围不持续下去。你似乎对那些话题也并不排斥,但是也不热衷,只是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几乎不多说什么。而我,就像是在没话找话说一样。
    “现在还不走吗?”我问了句。
    “跟我在一起有这么难以忍受吗?总是说要走。”他语气明显的冷淡了。
    “呃,没有啦。天晚了,回去晚了你爸妈不是会担心吗?”我急着反驳。
    “哦”你轻描淡写的说“他们今天都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哦”我回答的也是漫不经心。
    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少,本来吵闹的环境渐渐就安静了下来。
    “诶,很晚了,我先走了。”我小声交代了一句,打算就走。
    “干嘛那么急着走啊?”你开口问。
    “很晚了,我走了。”我开始往回走,甚至没有等你的拒绝。心里真是很郁闷,把我叫来,什么话也没有说,简直是开我的玩笑,真是的。所以还有一点的生气和不满。
    “喂……”你在后面喊我。
    我没打算回头。
    “诶,你等一下好不好。”你还是不甘心的继续喊我。
    真是开始气愤了,反正就算是等一下,也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开我玩笑很好玩啊。我很愤懑的想着,继续走自己的路。
    “你还真的走啊……”你在后面继续喊。
    不回头“是,我走了。”我大声回答。
    后面有跑步的声音传来,你跑着追上来,拉住我的肩膀,顺势把我肩上的书包拿了下来。“你,不要走……”你的语气明显的软和下来。
    “书包还我。”我没有多说一句,伸出手。
    你没有把书包递过来,而是握住了我的手,说:“等一下就给你。”
    “算了,大不了我晚上不看书了。”我抽出握在你手中的右手,转身就走。
    “诶!”你喊我。
    觉得你很莫名其妙,所以更加生气懒得理你。
    却没想到,你直接一步跨到我身后,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好吧,走吧。我和你一起走,可以吗?”
    “哦”因为你突然的举动,让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勉强在你怀里说了句。
    那个时候,心是在跳吧,频率不正常的在跳跃。
     “那,你放开我吧”我说道。
    你轻轻松开我腰际的双手。我转身说“书包也一起给我吧。”
    “哦。”你把书包也递了过来。
    我接过书包继续走,心还是没有恢复平静的跳动。
    夏日里,男生潮热的怀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令人觉得厌恶。相反会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温存感。
    操场上的草长势很好,踩在上面有很真实的踏实感,而走在后面的你,却让我莫名的有一种不确定的悸动。
    这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像是儿时的狗尾巴草撩过似的。很奇妙的感觉。说不出是幸福还是害怕,这种纠缠的感觉交织成了一种不可言喻的美好。似乎只会在青涩的年纪才会有,不安与兴奋。
    我走在前面,你走在后面,我可以听到,你在我身后的呼吸声,不是急促的,而是安定平缓的吐纳。
    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没有交谈。
    经过教学楼,就是我停自行车的地方,离那里不远的地方有一盏功力很强的日光灯。白色的光束在光源四周散开,形成一个好看的空间。树荫浓密,光线充裕。
    我朝着那里走着,“应该马上就可以回家了,跟他告个别就骑车走吧。”我在心里这样想着。
    可是却没有想到,一双手从身后过来,穿过我手臂和身体间的空隙,环在我的腰上。你就这样再一次抱住了我,你轻轻的把头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一侧脸就可以看到。
    “诶-----”我还没来得及喊出来“你在干什么”你就已经整个的抱起我,在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我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
    “啊……”我惊恐的叫出了声音。用力掰开你的手,却失败了。而你也放下了我,我的脚一着地就迅速抛开,很愤怒的看着你。
    你却微笑的说了一句让我更加愤怒的话:“嘿,看不出来,你还真重啊。”
    我简直是恼羞成怒了,很生气的说:“你才重呢,你是猪。哼!”说完转身就走,连句告别我都懒得再和你说了,真是很可恶的人啊。我这样想着。
    “那个,也许是你书包很重,导致我判断失误呢。”你在后面很明显的带着笑意说。
    我开始自顾自的开车锁,没有任何要搭理你的打算。管你是什么理由啊。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本来就很重啊,不是书包的原因。”你不知死活的跟过来继续说。
    看我没有反应,“难道真的你本来就很重?“你又继续说。
    该死的车锁,开了半天还是开不开。
    “看来真的是哦,原来你真的就有那么重啊,真是个胖子……”你还站在我旁边说着。
    终于我忍无可忍了,站起身,很凶的冲你喊:“才不是呢,就是书包,我书包里装了很多很多书,所以很重!不是我自己就有那么重,我才不是胖子呢!!”我气的整个脸都涨的很红。哪有男孩子直接就这样跟女孩子说话的。
    “哦,真的是这样,你把书包放下来,我再抱试试看啊。”
    我一时语塞,让你抱我,这样很奇怪的。
    你看着我不说话,就说“诶,是不是害怕啊。怕把书包的重量去掉了,还是很重?”
    算了,豁出去好了,总比被你这样说自己好。我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好啊,放书包就放书包。”我把书包卸下来,放在自行车后座。你像抱小孩子那样抱起我。很快就放下。说“还是很重嘛。”
    这回我真的是被惹恼了。生气的背起书包,开锁。
    “你这种人,活在世上真是没有意思!!”我生气的说着。
    “喂,你在嘀咕什么呢?”
    正好那该死的锁终于打开了,我抬起身子,瞪着眼睛对你说:“我说,‘你这种人,活在世界上真是没有意思’,你这个大混蛋!”
    说完,我很勇敢的抬头看着你的脸,很挑衅的味道。
    真是可恶,花一晚上,调我的胃口,结果就是开了我玩笑。现在又是来嘲笑我。哼。
    你也走近我。
    我看着你看着我,刚准备开口说“怎么不服气啊。”可是刚开口,就看见你俯下身,然后看着我的脸,凑上来,咬住了我的下唇,感觉你在我的唇上摩挲。
    这,是亲吻吧。你,是在亲吻我,对吧。
    而我却在整个过程中完全没有意识。我不知道我当时的心跳,不知道我的眼睛是不是闭着的,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可是我想,你是在吻我吧。
    语气里是不确定,可是,事实是肯定的吧。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放开了我,只是在你离开的第一时间里,我很用力的有胳膊抹着我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擦掉你留在上面的痕迹。
    “你有病啊!”我冲你大声的喊。
    走过你,去骑车。
    你在后面说:“你回去慢一点。”
    天,这是怎么回事……我骑着车在路上飞驰,我在夜风中努力的回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还在努力的擦拭嘴唇,也不知道为什么。
    脑子里回荡着一句话:
    这就是我的初吻,我第一次的亲吻。
    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月亮你怎么不出来解救我,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多么纠结的夜晚,让人迷失了方向。
    风在耳后穿过,撩起我耳边的碎发,一起一伏的发丝打在我的脸颊上,有些害羞与懵懂。我想不通这是怎么复杂的情感,一个俊朗的男孩子,自己心里默默有着好感的男孩子,在一个毫无征兆的夜晚,光线明亮的空间,没有理由的亲吻了自己。那时的我,正在生气。
    我想我需要足够的时间来理清这一切吧。
    风还在身旁经过,我的心,躁动的有点不像话。
    这个夜晚,很神奇。
    晚上,一条来自你的短信:“你生气了吗?”
    我没有回复,望着欠费的电话笑了笑。我想电话停机不是件坏事嘛。至少不会太尴尬。
    生气是吗?我应该生气不是吗?
    我想也许我会睡不着吧,这样奇怪的事情发生过。关上门,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天花板,不知什么时候就安然入睡了。
    我并不适合太复杂的生活,也许我睡一觉起来,其实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吧。
    让一切重归宁静。
    世界轻声安宁,你我寂然无声。云淡风轻的安好如初。
 




音乐吧 相册 搜搜猎奇 站长日记 万年历 评论本文 给我留言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 转载自:猎奇博客 http://www.rqiqi.co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rqiqi.com/post/401.html(点击复制)

« 这件事与你我有关华尔兹背后的艺术教育 »

网友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