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两性之间  分页:«12»

[置顶] 学会这400句英语,你的口语就过关了

滕刚微型小说《玫瑰花开》

小小说  张玲刚登上27路无人售票车就发觉自己编造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借口破绽百出,经不住前夫的推敲。但她没有下车,她在后排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她想好了,如果到四牌楼还想不出新的无懈可击的借口,她就不下车,就坐在车上继续搜索枯肠,直到想出新的借口。如果到傍晚还想不出新的借口,她就打道回府。总之,绝不能让前夫看出破绽。  张玲打量了一下周围的乘客,没有发现熟悉的面孔。尽管戴了宽边墨镜,罩了头巾,但她还是担心别人会认出她,担心别人知道她的行踪。她害怕再度成为人们的焦点。去年她的婚变是这座小城的热门话题。直...

滕刚微型小说《绿尸》

小小说  王松打开房门,沙桐那绿色的尸体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打开电视,从一个频道调到另一个频道,但是那具绿色的尸体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他甚至不知道电视屏幕上放的什么。  赵青说:“你怎么又发呆了?”  他说:“没有,我没有发呆。”  赵青说:“我洗个澡。”  他说:“你洗个澡。”  赵青说:“你是在发呆,你在想什么?”赵青脱掉风衣,说:“你转过身去。”他转过身...

滕刚微型小说《花儿为什么开放》

小小说  张三一下班就去桥头的音像店租光碟。店主问他看什么片子,张三说还看武打。店主随手从柜台下方的抽屉拿了一张光碟给张三。张三看了一眼片名,花儿为什么开放,觉得怪怪的,像是言情片的名子,想想店主知道他只看武打,不会拿错,装进口袋,出了音像店。  从音像店到家一直往东走,穿过两条马路就到了。张三没有往东走,而是反方向绕着南山公园的围墙走。张三有意延长回家的路,是因为他不想回家。他和妻子赵芳已经几个月不说话了。关于他和赵芳的婚姻危机有多种说法,只有张三知道他和赵芳的问题出在赵芳的性冷淡上。从新婚之夜开始...

滕刚微型小说《缘分》

小小说  赵玄真正懂得什么叫缘分是在大四那年秋天。那天下午,来自美国的欧文教授到学校礼堂发表演讲。赵玄是欧文的忠实追随者,所以尽管那天下午有课,他还是和在外语系读书的女友魏欣挤进了礼堂。  欧文教授题为“人类婚姻走向”的演讲博得全场一阵又一阵掌声。最后一个提问的是赵玄的老乡马超。马超说:“请问欧文教授,我选择什么样的女性结婚,才能拥有幸福的婚姻?”马超的提问立刻引起全场哄笑,这个问题问得太天真了。  欧文教授一本正经地说:“很简单,当你和你喜...

滕刚微型小说《性别》

小小说  1998年某个夏日的中午,张三在他潮湿的寓所里接到婚姻介绍所赵阿姨打来的电话,要他立刻赶到婚介所与女方会晤。张三洗了脸,搽了香,兴冲冲地登上门口的无轨电车。  张三上周二到婚介所登记的时候,婚介所的阿姨们受宠若惊。张三是婚介所开业十年来最漂亮的男性客户,她们担心张三在现有的女性客户档案中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但是仅仅几分钟,张三就在档案室认定那个叫王梅的女子。张三指着王梅的全身照连喊:“绝色佳人,绝色佳人。”看了王梅的个人履历表,张三又说:“门当户对,志同道合...

滕刚微型小说《咸鱼》

小小说  大雪这天早晨,邙州下起了小雪。张敏匆匆吃完早饭,就准备腌咸鱼。每年大雪这天腌咸鱼,是张家祖上传下来的习惯。大雪腌的鱼好吃,这是父亲对这个习惯的解释。张敏出嫁十几年来一直坚持这个习惯。张敏站在前院的水井边,看着天空飘飞的雪花,想像娘家人此刻一定像过节一样热火朝天地腌咸鱼,心中掠过一丝哀伤。好在刘宽今天不在家,她不会在令人窒息的气氛中腌咸鱼。  结婚那年冬天她和刘宽就为腌咸鱼吵了一架。刘宽不吃咸鱼。刘宽说吃咸鱼会得胃癌,说他闻到咸鱼味就恶心。张敏起初是准备作出让步的。结婚之后她已经作出太多的让步...

滕刚微型小说《替身》

小小说  知道家里没人,慧芳到房间换内衣时,还是习惯地掩上房门。她脱光衣服,拉开橱门,突然想起黎阳临终前对她说的那句话:“我给你买了件礼物,放在壁橱的暗柜里,你不要当孩子的面打开。”黎阳说这话的时候她正给黎阳做脚部按摩,没有在意黎阳这句话,或者说根本没有心思问什么礼物,现在突然想起这句话,她既激动又紧张,黎阳临终了还送什么礼物给她?为什么不能当孩子的面打开?他是什么时候买的礼物?这一连串的疑问使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她顾不得换内衣,拽下挂衣架上的睡袍裹在身上,就去写字台的笔筒里拿钥...

滕刚微型小说之极乐时刻:子夜

小小说  事后,他从口袋里掏出3张壹佰的钞票给她。  不会假吧?她说。她数了一下。  不假,怎么会假,我下午才从取款机取的。他说。  上回一个客人就给的假钞。她说。她把台灯扭到最亮,把钞票放在灯下一张一张照。  他伸手掏上衣口袋。  你干什么?她说。  不干什么?他说。他继续掏口袋。  丢了什么了?她说。她把钞票放进挎包。  你能给我3块钱吗?我忘了带零钱了。他一边掏口袋一边说。  好的。她说。她把手伸进挎包。只有一块钱。她说。  不行,不够。他说。  没有,我也没有零钱。她说。她伸手掏口袋。  五块...

滕刚微型小说之极乐时刻:晚上

小小说  事毕,他拿起床头的内衣,正要往身上穿,她伸手夺过他的内衣,扔在地上。  “干什么?”他说。  “不干什么。”她说。  “不干什么?不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穿衣服?”他说。  “不穿,我也不穿。”她说。  “就这样光着身子?”他说。  “我无聊。”她说。  “你无聊就让我们光着身子?”他说。  “我想做个游戏。&rdqu...

滕刚微型小说之极乐时刻:傍晚

小小说  出租车在邙州宾馆门前停下。  多少钱?他说。  17。司机说。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包,拣出一张贰拾的递给司机。司机把发票和硬币递给他。他把发票撕成两半丢在座位上,把硬币放进钱包,拉开公文包拉链,把钱包放进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关掉,放进公文包,然后摘下眼镜,放进公文包,拉上拉链,把公文包夹在腋下,下车,走进宾馆大厅,径直走到电梯口。电梯刚好停在一楼。他跨进电梯,按了一下7楼。电梯到达7楼,他走出电梯,从安全楼梯爬上9楼,沿走廊往里走,在917门前停下,按响门铃。  怎么不戴眼镜?她拉开门...

滕刚微型小说之极乐时刻:下午

小小说   完事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五张壹百的钞票给她。她像卷烟一样把钞票卷起来插进胸罩。“为什么叫冰与火?”他说。“我也不知道。”她说。“的确舒服,的确是做爱的最高形式。”他说。他从包里掏出一包软壳中华,抽出两支含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燃,把一支递给她,一边抽烟一边穿外衣。他走到门口,掀起门帘,她突然伏在床头哭起来。“你哭什么?”他转身说。“不哭什么。”她说。“不哭...
分页:«12»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