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故事  分页:«12»

[置顶] 学会这400句英语,你的口语就过关了

故事

诗生活故事在岁月的交叉处停留还未来得及读懂匆匆地只剩下烟消的痕迹手中的笔在午夜的铃声中抖落轻瞌的双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期待干枯的心灵能有雨水滋养故事的反复依旧如天边的浮云依旧是轻风吹过的雪面一个只有用生命才能读懂的故事只有用他人的故事才能滋润的心灵在傍晚的钟声里化归为泥土一粒文/袁江凯·在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

一条流产的新闻

故事会   民政局的王局长新官上任,准备去慰问一下县里的困难户,他不太了解情况,就问秘书小李,慰问哪些人家比较好。小李不假思索地说:“最好去水源冲慰问张二叔。”  水源冲是全县最偏僻的地方,王局长一听就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去那么远?附近难道没有困难户?”  小李神秘地说:“附近是有困难户,但没有一个比得上张二叔。”  王局长好奇地问:“莫非这张二叔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小李解释说:&ldquo...

总会与一些美好相遇

美文   尘封在岁月里的东西,总在某个时刻,呼啸而至。  老家具的前世,是一棵树,后来它被横平竖直地做成五斗橱柜或者雕花木床,纹路清晰。  外祖父在世时,曾买过一张桌子。那是他年轻时,看到有人在卖这张桌子,那个人不知什么原因,要搬一张桌子在大街上卖,兴许是遇到困难了,外祖父花10元买下了它。这张白果木做的桌子挺沉的,外祖父将大桌子顶在头上搬回家。  这张桌子在这之前已经在别人家四平八稳地待过好多年,那个人如果不是遇到绕不过去的坎,肯定是不会卖它的。  曾经摆过怎样的饭食,热气袅袅,老者、小...

火车上的相遇

故事会    大二的时候,他的生活就像一幅乱七八糟的调色板——逃课、玩网游、喝酒、和外校女生恋爱。很忙,但都与学业无关。        颓废、不求上进,他自己并不是没有警醒,只是计划容易,执行好难。他还是会隔三差五地玩个通宵。        暑假,他原打算在学校补补功课,再打份工,可是女友又邀他参加她们班同学的...

滕刚微型小说《嫖娼事件》

小小说一天深夜,张三正在寓所的阁楼上打字,手机响了,张三一看,是王总的手机号码,连忙接通。    王总问:“是张三吗?”    张三说:“是,是,是我。”    王总说:“你旁边有人吗?”    张三说:“没人,没人。”    王总说:“是这样的,...

轮回密码

故事会“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句话放在我身上恰如其分,自从被误会“辱尸”(这件事已记述在《护士冤魂》之中)之后,我曾下决心再也不管闲事了,然而时隔仅不到两个月,突然来了一封信使我不得不又卷入一场怪异莫名的事件之中。这封信的到来也与众不同,它是随着一个人来的。    那天上午,我正在家中看书,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的眼睛还未从书上离开,外屋的门就“咔啦”一响,紧接着卧室的门被撞开了,一个人影像救火...

运气——终于找到你

世界大千一个姑娘把一束鲜花放在火车站的书摊上,选好一本杂志,然后打开钱包。那束花开始向边上滑去,我伸出手去将花挡住。她当即对我嫣然一笑,接着拿起杂志和花转身走了。  我上了火车后,又在车厢里见到了那位姑娘,她旁边还有一个空座位。“这里有人坐吗?”我问她。她抬起头说:“没有,你请坐吧。”  于是我就坐了下来。我想与她交谈,但又找不到话题,真是着急。于是我就抬头看行李架。她的那束花放在上面,还有她的蓝色小提箱。我看见小提箱上印着她姓名的缩写字母Z.Y。这个名字...

杀人的书法

故事会有一个姓赵的副县长,在副县长的位子上原地踏步,一干就是若干年。倒是他的一手毛笔字,越写越好,越写越活,惊天地,泣鬼神,人称“神笔赵”。    神在哪里?据说,有家酒楼即将倒闭,老板死马当作活马医,竟异想天开,请赵县长给他们题了个牌匾。没想到,那牌匾一挂上去,酒楼的业绩就“噌噌”直往上蹿,短短几个月内,非但没有倒闭,反而成了县里餐饮业的龙头老大。    最近又有人传,有个...

一个关于暧昧的故事

故事会    其实如果你没有在一开始就很奇怪的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我不会坐到你前面,来好奇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如果你没有在下课的时候牵着我的手去操场逛,我想我也不会迷迷糊糊地跟着你下楼,来好奇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如果你没有在放学前丢那张小纸条给我,让我去操场找你,我想我还是不会惴惴不安的早退,来好奇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如果那些如果都成立,我们就不会...

如何给女友一个惊喜

故事会有人说:“女人的节日就是男人的‘劫日’。”这话一点也不假,节日一到,男人辛苦积攒的血汗钱在“爱”的名义下要遭受“浩劫”了……        钻戒和《地雷战》    张成帽以前是宣钟创意工作室的副总,离开工作室后,一直也没和宣钟有什么联系,不知为什么,今天突然找上门来,宣钟见到...

爱情的最新标准

故事会        汪小东打小就没主心骨,什么事都听他妈的。  当初高考,汪小东喜欢计算机,想报考这个专业;可他妈说了,学计算机的毕业生满天飞,有几人能找到称心的工作?所以还是学医好,有本事在手,那就是一个铁饭碗,不愿找单位,还可自己单干。  汪小东连口含糊气也没出,就报了临床医学。  五年后,汪小东毕业了,他妈托门子走关系,总算把他安插在了市人民医院,这家单位效益可好了,汪小东每月都有四、五千元的进帐,衣食无忧。当然,这个时候汪...
分页:«12»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