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随心琐记  分页:«123»

[置顶] 学会这400句英语,你的口语就过关了

夏至将至

随心琐记那年,我高考落了榜,来到离母校不远的另一所中学复读。刚刚经历的失败让我满腔的激奋处于几乎爆发的边缘。我要在未来一年里抢回从前丢失的所有时间,决定以“朝圣者”的虔诚走完复读的路。而实际中我则沉默寡言,我甚至决定不和任何人讲无关紧要的话。我觉着这样符合我的性格。 那些日子,生活总是显得乱糟糟的,心情也格外烦躁。我通常会在临睡时觉着口渴。开始我喝自来水解渴。自来水里化学药品的气味太重,几天后我就受不了了。我决定喝开水。 开水房在离寝室不远的地方,晚上往往会停止供水。那天准备睡觉...

我和我的女儿

随心琐记 暑假里,大部分白天的时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带着饶静姝玩。饶静姝喜欢拉着我玩一个游戏,我也管这个游戏叫“过家家”。玩法通常有这样几种:一种是我先在房间里待着,关上门,一会儿她来敲门,我要去开门。然后她对我说:“我是邮递员阿姨,这是饶静姝的快递,一会儿饶静姝回来的时候请你交给她。”我要答应:“好的!”,还要说一句“邮递员阿姨辛苦了!”。一会儿饶静姝假装从外面回来,我要把收到的“快递&...

重逢

随心琐记 回国之前有一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是陌生,因为我确实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加了引号,他确是我手机通讯录里的人联系人——Maddy. 他问我现在哪里,我告诉他我在MTB项目。他说他现在正在这个项目的办公室里,问我什么时候回办公室。我告诉他,大概5点以前,为了看到他,我还让他在那里等我,等我回去我给他电话。 当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找不着他了。打电话给他,他告诉我他已经走了,去阿布扎比。你知道的,因为我的英语水平,我没...

回家的记忆

随心琐记  我在参加完一整夜的卸载工作,仅休息了一个中午之后,又来正常的上下午班。不过,很多人没来,班上一下子显得异常的清静。 这个晚上异常的平静。我在连续听了李健演唱的几首柔情似水的歌曲后,忽然想起了中学时候的一些关于回家的片段。 初中的时候,通常是每天都回家的,有时候步行。学校有二十几人挤在一起住的宿舍,但我还是几乎每天都回家睡觉,无论刮风下雨。 那时候有晚自习,一般结束的时候都...

2001年11月3日来信

随心琐记阜阳市第三中学高三(4)班□:好吧!此时此刻又很想给你写信,聊上两句,说一说自己的心里话。或许,此话又失逻辑,怎么此时才想写信,那别时就不想写信了?不是,恰恰相反,我是很想的。空闲之余,或许就在激烈的运动中偶发奇想:写信。偏偏就在这时心中想说的话最多,可又来不及写下。确实,心中无时无刻不在纺织着写在信中的话语,可又偏偏在下笔之时又“弹思竭虑”(我明白,可能想说殚精竭虑),话不由衷。或许每次是想家,思念亲人的缘故占了很大的思维空间的缘故,我便很想写信了。而每次首先想到的便是...

2001年9月25日来信

随心琐记阜阳市第三中学高三(4)班□:近来的学习还好吧,一切还顺利吧。哥在这里向你问候了。我想兄弟之间太可不必客气与寒暄了,我很想说的我很想念你,也许这就是我们感情脆弱的具体表现吧。给你写这封信不能不让我想起弟弟小强,还有家中的亲人。在这里我要向你要求点什么了,可以告诉家人给你写信的事。我的走深挂了家中爸妈、大爹大娘的心,尤其是奶奶,她那哽咽时的嗓声仍回响在我的耳边,那噙满泪水的双眼不仅是深深的牵挂,更是无尽的疼爱与关爱。真的,我的心 被深深地打动了,我竭力地抵制住自己感情脆弱的堤坝,泪水没有轻易地掉下...

2001年11月13日来信

随心琐记阜阳市第三中学高三(4)班□:收到你的来信,我真是无比的欣喜。因为每一次班委收发信时,我总是不屑一顾的,那里没我的信,我不用操那份心。可是这次确实不用了,我是很高兴的,不用看信里,信封上那熟悉的娟娟小楷字体犹如你的面庞,早已映入眼帘,我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的。也许是感情线的脆弱,我的确有种难受的感觉,突然间想将泪流出,可我的泪海的堤岸又是坚固的,我强忍住了。无比欣喜是转化成了动力的,我是立即铺开纸张,奋笔疾书,便有了这次回信。很高兴在信中看到“阳光Boy”的气息,毕竟一个人...

2002年4月5日来信

随心琐记 阜阳市第三中学□□收(很奇怪,只写了第三中学,没写班级,我居然也收到了信件,当年没有留意想过,传达室是怎么找到我的)□:好吧,转眼这一个月快过完了。只记得这是我们开学后的第四个周末了。想起一切值得回忆的东西太多,而每次我也都想写信,可就是静不下心来写下去,想来惭愧得很,同学们来的信我也顾不上回,说来也忙,从周一到周五课程较紧,自习课上除了温习完当日课程,做完当日作业,几乎时间所剩无几(当然不否认大部分叙话、闲聊),毕竟咱不属于那种玩世不恭之辈,好玩成性之流;这里说的是课程问题。当然,...

2002年12月13日来信

随心琐记阜阳市红旗中学复习理(5)班□:其实,那天电话之后,我便可写信了,总觉有许多话要对你讲的。后来的几天里我都忙于排练舞蹈,学生会的一些工作没有写出,至此时才写给你。听到是你,我以为会有一番好滋味或者是可乐的事情与我讲,又或是心情不是好坏,与我聊上几句,哪知你的心情不好。听到那些令你不快的事,我也炎好受的,真的,旗。可我又怎能给你以怂恿、鼓吹与**人发生争执,报仇之类的话语,这一点你应该能够知道的。同学之间难免有一些口角,摩擦之类的不快的事情发生。不光是你,对我,对所有人都一样。这些关键是看我们自己...

那时候的寂寞

随心琐记那时候的寂寞,现在仍然感觉身临其境,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都不曾改变的孤僻、闷骚的写照。时间大约是98年我拖着有些疲乏的身体,从屋子里无聊地走出来,试图打破我的寂寞。这时,正看见哥往一个小铁罐里倒开水。我知道,他又要写毛笔字了,但我发现那小罐是我的。本来这没什么,但出于任性,我还是把那罐里的水给倒了。哥见了没必脾气,只是在嘴里小声地骂着,但他没办法,因为我与他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小时候我们有几次闹矛盾,弄的互相不说话)我把那小罐放在桌上,可是这会儿我心里像多了一点使我不自在的东西。院子里静悄悄的,我索...

那时候记录的在那以前的小事

随心琐记如果说我的脑海是一块玉,那么,那件事便是这块玉上的斑点,几年了,它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你把咱们家里的透明胶带给小强没有?”一回到家,哥便这样问我,我不知道什么事,再说我也没有把胶带给过小强,便说:“没有啊。”哪知哥哥却说:“那小强的书上怎么贴着咱家的胶带”“那也不是我给他的”“那小强咋说是你给他的?”“他胡说,我根本没给他胶带”“那他怎么会...
分页:«123»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