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正在浏览: 首页>>文学档案  分页:«12»

[置顶] 学会这400句英语,你的口语就过关了

滕刚微型小说创作年表

文学档案#滕刚微型小说创作年表 @陈雄整理 1981年 ◆《落榜生》发表于《绿杨》81.4期 1988年 ◆《专家》发表于《青春》88.11期 ◆《测谎器》发表于《青年作家》88.12期 ◆《贡献》发表于《青年作家》88.12期 1989年 ◆《回光返照》发表于《青年作家89.4期 ◆《商品楼》发表于《青年作家》89.4期 ◆《杨辣子案件》发表于《短篇小说》89.5期 ◆《负担》发表于...

论持久战

文学档案  这是毛泽东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六日至六月三日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的讲演。   问题的提起   (一)伟大抗日战争的一周年纪念,七月七日,快要到了。全民族的力量团结起来,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同敌人作英勇的战争,快一年了。这个战争,在东方历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历史上也将是伟大的,全世界人民都关心这个战争。身受战争灾难、为着自己民族的生存而奋斗的每一个中国人,无日不在渴望 战争的胜利。然而战争的过程究竟会要怎么样?能胜利还是不能胜利?能速胜还是不能速胜?很多人都说持...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六章

文学档案四牌楼 第十六章    1你在筒子河边坐到了长椅上。秋阳斜铺到你身上,仿佛有巨掌在抚慰你起皱的灵魂。2你从阿姐那里出来不久。是阿姐把你叫去的。她很少主动给你打电话。尽管她家安了电话分机已经半年多了,这几乎是她头一回主动给你拨电话。去了才知道主要为的飒飒的事。阿姐脾气早已变成这样:她向你倾诉什么,明明是为了消除内心的焦虑,你听后刚开口劝慰,她便马上几乎是凶声恶气地声明:“你莫以为我有多么着急!我现在根本不像外人想像的那样,其实我现在一个人待在家里心里头很平...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五章

文学档案四牌楼 第十五章     1“嘹嘹吗?”听见门钥匙响,蒋盈波从枕头上抬起头来,朝外面问。“是我。”是一种纠正提问的声音。走进屋来的是屈嘹的妹妹蒋飒。“怎么你——?”蒋盈波多少有些意外。这时候是下午三点钟。蒋盈波午睡醒来后,仍躺在床上,照例拿起一份头天的晚报“钩沉”。儿子屈嘹在旅行社当导游,这两天正带团,以往嘹嘹在旅游团成员自由活动的时候插空跑回家来...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四章

文学档案四牌楼 第十四章    1每当想办一件事却碍于面子不能四处活动时,他便对妻说:“唉,要能有邢静那股子劲头就好了!”妻也便叹口气说:“谁让我们的脸皮儿这么薄呢?”他们所说的邢静,是香姑姑的二女儿。2提到香姑姑,就不能不回想到当年重庆姑爹姑妈的那所住宅。那所住宅在山城雾重庆的最高处。姑爹当年是国民党的一个将军。姑爹不是那种土军阀出身的将军,而是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的亲美派将军,抗日战争期间曾在配合盟军开辟南亚战场的远征军中任...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三章

文学档案四牌楼 第十三章 四牌楼 第十三章    1还记得那张照片,还记得。照片上是两个穿西装的少年,一个瘦些矮些,一个高些胖些。瘦些矮些的两只眼睛很有神,直视着镜头;高些胖些的两眼斜睨着一侧,脸上是一种颟顸的神情,而且,从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他的脑门上、下巴上都疙疙瘩瘩地长着一些疮。那张照片后来在“文革”、“造反派”抄家的时候,从父亲那里抄走了,后来落实政策退还抄走的照片时,没有发现这一张,想来一定是混乱中给弄丢了&md...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二章

文学档案四牌楼 第十二章 四牌楼 第十二章(1)    1家里来了不速之客。一位年轻的女性。自称来自遥远的故乡。她拿出工作证给我看,我没有在家里检查别人工作证的习惯。我细细打量她,我真怀疑她来自那遥远的县城。她的衣着很入时,那衫、裙和露出的木耳领衬衣显然是价值不菲的来料加工然后又“外转内”的三件套;只是脚上的一双半高跟鞋样式落伍而且做工粗糙,透出一股土气;不过在我们这个大都会中,七成以上的摩登女性也是衣衫不让港台而鞋袜大为“露怯&rdqu...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一章

文学档案1至今你不知道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是1966年12月13号那一天,是个星期二——星期几并不要紧,那时候到处都已经“停课闹革命”,乃至“停工闹革命”,对于激昂地进行“革命造反”的人们来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上帝创造六天后要休息一天,他们却哪天也不休息——那一天下午五点半,在武汉长江大桥公路桥北头东边的人行道上,你小哥与他当年北大京剧社的社友程...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十章

文学档案1四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山城重庆照例缠裹着霉湿的雾气,一位年轻女子登上高高的石梯,找到重庆海关,进入到一间办公室。当年父亲每天一早就坐在那间办公室里。至今仍留存着一帧照片,照片上横着一张壮观的办公桌,桌上的笔筒因为离相机镜头过近,其影像膨胀成一个怪物,筒体仿佛一张鼓足腮帮子吹气的鬼脸,筒顶露出的散开状的铅笔、毛笔则是那鬼头上竖立的发辫;童年时代我总在梦中遇上这个怪物。至于照片上的主角——办公桌后面的父亲,他那时究竟什么模样,我总形不成概念;我是父亲最小的儿子,他拍那照片时我...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九章

文学档案    1他还记得十几年前在南郊的一幕:装载活羊的闷罐小车沿着专用铁路驶拢了那个肉联厂的专用车站,车停后很快有人拉开了一扇扇铁门。于是,一群群懵然无知的羊群便自动拥出车厢。在另外一些人的轰赶下顺着一条铁栅栏住的通道奔向一个宽大的仓库——它们在那里顶多只待上一夜,然后便被送去顺序加以宰杀。80年代中期出现了一个文笔优美的作家叫阿城,曾写过一篇传诵一时的散文,讲在城北德胜门外看到从口外一路轰赶来也是供人宰杀的羊群,当想到那些羊竟然是自己把一身肉从...

刘心武长篇经典:《四牌楼》第八章

文学档案    1二十多年没穿过这条胡同了。变化不是很大。夹道的槐树似乎也并没有变粗。想来是童年时我人细,那时的槐树望去便觉很粗。现在我人粗了,槐树虽已增加许多年轮,我望去感觉上却持平。不过槐树是更高了。两边枝叶的密合度更稠了,阳光透过槐树的绿冠丝丝缕缕地泻下来,自行车响着清脆的铃声从身后驶来又擦身而过,白发苍苍的老大妈提着菜篮缓缓地迎面而来。谁家院门边,把门的槐树枝桠上吊着鸟笼,鸟主人——一位干瘦的老大爷坐在小竹椅上,不是仰靠椅背而是直腰垂头地打着...
分页:«12»

© Copyright 2009 Www.Rqiqi.Com. Powered by  Z-BLOG1.7 Laputa Build 70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4265号 Designed by Rqiqi Version3.2
 邮箱登录 | 音乐中心 | 文件管理 | 管理博客 | |